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教育

总裁的呆萌冤家 第250章 永远一起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8:20

总裁的呆萌冤家 第250章 永远一起

程小蕊背不出顾瑶或高枫的号码,但也没拒绝林彻提出的相送,下床到卫生间洗脸刷牙卸妆之后便随林彻出门

毕竟此时她身上只穿了一条没有口袋的明艳的裙子,其他什么都没有,没钱没卡,没包包没,只能让林彻送

这回a市叶家只开来了一辆不太耀眼的奔驰商务车,叶司琰现在还没有起床,林彻不敢去打扰或喊醒他,就先开车载程小蕊离开了酒店

程小蕊坐进车里时才想通先去哪里,"麻烦先送我到神州国际大酒店"

"好的"林彻回头冲她点头一笑,开了导航仪,发动汽车,立马往神州国际大酒店的方向去

将程小蕊送到神州国际大酒店后,林彻又立即返回原先自家所住的酒店

程小蕊乘坐电梯到顶层,高枫的总统套房外,按了很久的门铃,里头却没人应

显然,高枫和顾瑶都不在家

"那我先回学校去"程小蕊转身,嘴边碎碎默默的念,心中不失望失落,只有漠然

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将她打死,现在的她乃一具行尸走肉,强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去是为了报答父母,报答所有关心自己的人

程小蕊双目也少了从前的神奕,虽然水灵灵,却很黯淡光,时常看不出她是望着何处,微低着头走着

结果刚走回电梯口,电梯也正好上达到这一层

电梯门开,高枫和顾瑶两人略显萧条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程小蕊眉心一压,脚步顿住,停留在那里

"小蕊……"倏而顾瑶的眼中惊喜交加闪烁着白光,几乎热泪盈眶了

好像一场梦,她跟高枫回来换衣服,打算换好衣服再去方家找方墨玮和方添哲夫妇问情况,顺便谈谈,结果却没有想到程小蕊已经回来了

高枫眉形也跟着变弯,那弯曲的形状与程小蕊一模一样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他比顾瑶加激动欣喜,大步跨出电梯就搂住了程小蕊的双肩,"小蕊你怎么会在这里?昨晚去哪了?急死我了!"

程小蕊平静的面容就像一个不会说话的洋娃娃,喜悲,惊怒,微昂着头,乌溜溜的眼珠子呆滞的转了一圈终定格于高枫的脸上

"小蕊,怎么不说话?"高枫眉头皱得深极为关心的问,还抬手摸了摸程小蕊圆圆白白又贴着许多碎发的额头

顾瑶也从电梯里出来,她牵起程小蕊的一只小手,小手冰凉冰凉浸到了她的骨头里

顾瑶知道,是她昨晚受了刺激,惊吓过度所以现在才会精神恍惚

可怜的女儿,真是吃了不少苦

"小蕊还没有吃饭吧,手这么冷,进屋去妈妈给你做早餐"顾瑶要牵起她走

程小蕊却僵着没动,不走,就那样凝望高枫,静静的,呆呆的,乖乖的

原来这个男人才是她的亲生父亲,怪不得从第一次见到他起,就特别的喜欢他,觉得他对自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

"小蕊,不要吓我们"高枫脸部忽而轻轻抽搐,很想把程小蕊往怀里一搂,揉进自己的骨头里

女儿,他就一个这样的小女儿,是老天赐给他的这辈子为珍贵的东西

"爸爸"程小蕊忽而红唇轻,极其小声的喊道

高枫强大的身躯不知觉的摇晃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顾瑶的心脏也因为太过诧异,在这一瞬间窜到了嘴边

程小蕊这时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抿紧了唇,低下头去,凝视地面

"我都知道了"程小蕊的另一只手抓了抓自己的裙子,心情有点紧张,又向他们解释说:"前天,我之所以会答应琴琴当她的伴娘,那是因为她说告诉我好多我不知道的事"

"什么?"高枫又吃一惊,完没有想到事实会是如此,本来他们把这一切都归咎于方墨玮的

顾瑶的脸色也随之变红,立马语重的说:"小蕊对不起,是妈妈不该隐瞒你这些,都是妈妈的错,当初妈妈也不应该阻止你跟方墨玮在一起!"

顾瑶的急切和诚恳,还有惶恐和慌张,令程小蕊的心莫名的加释怀,摇头冷清的笑,说:"算了吧妈妈,都过去了而且这根本不是你的错,是我跟方墨玮之间的感情经不起考验"

"小蕊!"顾瑶声音大,彻底折服于程小蕊的深明大义和懂事

程小蕊还是低着头,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特意的告诉他们,说:"昨晚,我不是故意推琴琴的,是她缠着我,想找我吵架"

高枫迈她近说:"小蕊,这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别怕,也别再想了,以后你都有爸爸在,爸爸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是啊,妈妈也不会让!"顾瑶也连连点头,眼中有泪又有笑

"嗯!"程小蕊很用力的点头,死死的抿唇,想抑住那泛滥的泪水然而她力不从心,泪水[,!]还是模糊了视线,扑通一声,她靠向高枫宽阔的怀抱……

今天白天,虽然很多媒体,很多的人都不安分,热热闹闹,沸沸扬扬的在背后说着或议论着方家的事,但是比较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特别锋芒的针对程小蕊毕竟谷琴到底是不是被她推下楼的,没人确定,也没人敢站出来说是

下午,市环球国际大厦,郁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郁明远一手夹烟,站在宽大的落地前,眺望着这一座繁华的都市,高楼如云,道路交通纵横交错,矮山绿水相得益彰

然而他的心,并不在城市景观上

"琴琴,时至今日,不知道你醒来后会不会发现,会不会承认一个事实,你的人生,已经比惨烈了"

"你会不会发现你已经彻底的败了,再也没有奔头了?呵,你千方百计,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舍弃,不就是为了让程小蕊遗臭四方,遭方墨玮憎恶,受方家人记恨吗?你一定没有想到,这回方墨玮又会替她背黑锅……"

"琴琴,当你醒来,你要怎么承受这一切?要怎么继续活下去"

"这回我帮你,帮你挣脱这一切,我们在一起,一起走……"

郁明远的心,一直念叨着远处的谷琴,他放心不下她

市人民医院

端芷鱼已待在这里照顾谷琴整整一天了因为拓远集团有事,下午时方添哲离开了,而方墨玮,从早上回去便没有回来这边端芷鱼也没有打联系方墨玮,没有派人去催他过来,因为方墨玮确实需要大量的休息

只有师禹一直陪着端芷鱼,保护着端芷鱼的安危

当然,在这中间,断断续续还有许多人过来探望了谷琴

谷琴昨晚失血太多,吊水一整天了,脸色依然苍白凄冷得很

"唉,真造孽啊"端芷鱼坐在她的床边时,潸然叹息,心疼这个儿媳妇

傍晚时,郁明远过来了

郁明远没带一个保镖或下属,就一个人

来到谷琴的病房,见端芷鱼坐在那里,郁明远还是礼貌的打招呼

"姑姑,好久不见"端芷鱼尚未扭头看他时,他已喊她

郁明远的声音,终于给端芷鱼苍白的心情添上一抹色彩,有点喜出望外,忙站起来跟郁明远说话,"明远,你来了"

"嗯,我来看看表弟妹"郁明远说完抿紧了唇,双手插在裤口袋中,长相很是阳光

"她还没醒"端芷鱼看眼谷琴后微笑告诉郁明远,在她的心里,郁明远是自己的好侄子,很乖很懂事的侄子

郁明远点点头,又望了望左右四周,偌大的病房内就端芷鱼一个人,"姑姑,怎么就你在?"

他心里加的替谷琴感到悲哀,比的悲哀,这个时候方墨玮怎么不在?

"哦,我叫墨玮回去休息了,这几天他累得很颓你姑父在上班……"端芷鱼解释说

"如此"郁明远笑了笑,笑容很是牵强和别扭

端芷鱼又想到了一件事,对郁明远说:"明远你坐,我去给你倒水"

郁明远听了连连拒绝,"不了姑姑!我站站就走"

"啊?"端芷鱼随意的应了一下,却没有任何意义

郁明远忽而敛了敛眉,沉默了一阵后对端芷鱼说:"姑姑,您能不能出去一会,我有话想对琴琴说"

端芷鱼站在那里,又懵了片刻郁明远跟谷琴早就认识了,这点她一直知道,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从前她都看见过好多次,谷琴邀郁明远一起出席什么什么活动,一起到什么什么重大的场合

"当然可以,那姑姑先出去了"端芷鱼点头答应了,什么都没有多想郁明远的要求,条件肯定

"谢谢姑姑"至始至终,郁明远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一只木偶

端芷鱼出去了,随手带上房门

郁明远跨步,慢慢走向谷琴的床边

距离很近,很短,走着却很远,很沉重……未完待续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刘方
郯城县第一人民医院
吉林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海南癫痫病治好费用
苏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