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汽车

美股评论欧佩克已死

发布时间:2019-11-10 22:20:18

美股评论:欧佩克已死

导读:MarketWatch专栏作家阿萨埃尔(AMOTZ ASA-EL)撰文对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历来操控市场的想法和做法进行了批评,指出他们现在已经丧失了这种能力,解体是迟早的事情。

以下即阿萨埃尔的评论文章全文:

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已死——是的,那个曾经总是能够威逼超级大国,搅乱金融市场,让全球的汽车驾驶员都不寒而栗的卡特尔,已经名存实亡了。

看上去,欧佩克依然存在,依然在号令着一个会计师、律师、统计人员和媒体联络人的庞大方阵,这些人驻扎在维也纳,而且来自三个大陆十二个国家的自高自大的部长们还会定期聚集在此,口角、暗战,向全世界发表一份声明。

问题在于,他们根本的武器,操控市场的能力已经出了问题,在当今时代显得落伍,在金融面变得无效,而且对于这个卡特尔自己的人民来说,也是经济面难以负担的。

原油价格从7-开始下滑了42%之多,欧佩克并没有能够改变这一局面,甚至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也是推波助澜者——如果这些生产国上个-做出减产的决定,让市场看到他们的意志,油价的下跌势头或许就会被止住,甚至现在已经开始了反弹。在技术面,这一逻辑是有其合理性的,但是在基本面,油价的下滑归根结底还是源自于一些更深层次的趋势,而这些趋势也正昭示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漫长的市场之战

五十四年前,欧佩克创建的时候,其实是有着一个非常正当的动机的——石油的价格应该由拥有它的发展中国家,而不是由开采它的外国公司来决定,他们要夺回自己的正当权益。这是整个世界非殖民化进程的一部分,和几年前埃及宣示其对苏伊士运河的主权一样。

不过,夺得了定价权之后,欧佩克很快就开始滥用了。在这方面,着名的一次状况发生在1973年,当时,这些国家利用油价将整个世界都拖到了中东冲突的漩涡中。不过,关键在于,欧佩克的原则上协调生产,以确保成员国的收入化。这毫无疑问是一只看得见的手,是在蓄意共谋破坏竞争,如果在一个正当的经济体当中,这种阴谋的设计者是会被投入监狱的。

受到了挑战之后,全球经济看不见的手迅速开始做出回应。首先,猛涨到油价使得大家开始注重更小的车型,更小的引擎,更有效率的电厂,更节能的建筑,这些变化大大削弱了需求,进而也压低了价格。到了1986年,原油价格已经从1980年的每桶35美元跌到10美元。

对此,欧佩克的做法是让石油大量涌入市场,希望造成新的刺激,以更低廉的价格来诱惑世界放弃新做法和新标准。结果当然是徒劳无功,经济的铁律是谁都无法颠覆的。

这时,他们本应该意识到,他们发起的市场之战不但是非正义的,而且也是注定失败的。遗憾的是,他们没有。没有一个欧佩克成员国用自己的石油美元完成了彻底工业化。那怕中国和印度都走上了工业化道路,中产阶级人数大大增加,但是欧佩克国家却依然对时代潮流一片漠然。

在欧佩克看来,亚洲经济的新发展,的意义就在于对石油的需求再度猛增。无论在加拉加斯还是利雅得的头脑当中,从来都不曾有过仿效那些亚洲后起之秀,用石油换来的资金改造社会的想法。

委内瑞拉是欧佩克的创始国之一,对石油的长期过度依赖给经济带来了巨大的消极影响,现在这个国家已经变成了充斥着通货膨胀、供应短缺、移民和街头暴力等各种问题的火药桶。

在阿拉伯世界当中,石油美元的三分之一被浪费在了军队身上,而余下的,大部分也被极少数的上层社会成员攫取了——国王、亲王、王子、酋长和军官们,而留给那三亿多普通阿拉伯人的只有愤怒,近年来,他们的愤怒屡屡在街头上演,造成了五个政权的颠覆,也演成了若干场流血冲突。

如果那些金钱不是流到创造和运作欧佩克的少数精英手中,而是广泛地惠及大众,这一切或许根本就不会发生。

战争的尾声

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欧佩克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历史原罪,准备致力于改善民生了。不过,确实有迹象显示,他们已经发现了博弈的环境正在变化。

三十年前,当欧佩克拥有全球三分之二的已知石油储量时,他们可以恣意向市场施压,敲诈各国政府,但是现在,他们控制的石油,比例已经缩小到了三分之一,于是,一切也就自然变得有所不同了。

站在欧佩克立场上说,更糟糕的是,他们比例的降低不仅仅是因为如挪威等地新发现的原油储量,更是因为新技术的兴起,页岩开采技术的完善使得美国走上了成为净出口国的道路,而且再过若干年,中国也可能会走上同一条路。

简而言之,欧佩克初想要挑战的供求原则正在获得的胜利。供应者有意遏制竞争,造成短缺,而其结果却是引来了新的竞争者,形成了供应过剩。页岩油的生产是欧佩克无法通过价格操控阻止的。

总之,正在出现的石油供大于求的局面意味着欧佩克的继续存在失去了任何意义。

那怕在他们控制的市场份额两倍于今天的日子里,这个卡特尔也曾经在发达国家削减需求,增大探勘力度的努力面前败下阵来。现在,他们的市场份额严重缩水,工业化国家还在开发替代能源……欧佩克已经丧失了让市场听从自己命令的能力。

因此,所有这些产油国以一个整体的身份来面对市场,也就不复有任何的实质性意义了。或迟或早,他们会明白这一点,大家各自散伙回家,就像溃败的军队一样。

希望在他们终接受无法再操控市场的现实之后,可以放弃经济幻想,进行道德反省,面对社会问题——不再总是想石油可以为他们做什么,而是开始思考他们能够为自己的人民做什么。(子衿)

手机知识
甘肃爱宠网
民生评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