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汽车

重生之无赖 第八十九章 就是个搅合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9:52

重生之无赖 第八十九章 就是个搅合

风战天迎着众人诧异的目光看着赖长青,说:“我有答应过你这门亲事吗?”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退亲?”赖长青眯起了眼睛。

风战天忍不住又笑了起来:“看来赖少侠平时真的是一心只钻研武学,居然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搞不清楚。既然,我风家没有答应你的婚事,又怎么来的退亲之说呢?”

赖长青的脸色有些微沉。他冷冷的说:“风老将军,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我所代表的可是整个天峦峰!你现在这么做,是在拒绝我们天峦峰!”

风战天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他皱眉问道:“赖少侠这次来代表的是天峦峰?”

见到风战天露出了顾虑的神色,赖长青的脸上又露出了不羁的笑容。在他看来,只要把天峦峰的名声搬出来,任何人都要礼让三分!

可是,风战天的下一句话却彻底打破了他的想法。

“既然赖少侠代表的是天峦峰,那我们风家更是高攀不起了!这门亲事我们更加的不敢答应了!”

听到风战天的话,董政不由得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感情人家压根就没有打算联这门亲!自己刚才还……

想到自己刚才自告奋勇的跑出来阻止,董政真的是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是这样,自己应该反过来说啊!

赖长青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他咬牙切齿的说:“好你个老匹夫,居然敢戏耍与我?接我一掌!”说着,整个人凌空而起。身上腾起淡绿色的玄气,对着风战天一掌拍了过去。

“居然是五阶强者!”

风战天微微一愣,刚要有所动作。突然,一道zǐ芒从外面飞了进来。众人还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那道zǐ芒已经和赖长青交上了手。两人对击一掌,同时飞身后退。

等到两人齐齐落地后,众人这才看清,后来的这个人居然是风无痕!

风无痕在风朴那里知道事情严重之后,一个人先赶了过来。刚到金殿外面的时候,正好见到赖长青动手行凶。一怒之下,这才出手与他对击。

两人落地后,赖长青稳稳的站住了脚步。而风无痕却是后退了一步。可见,面对着五阶强者,风无痕还是有一点点差距的。

赖长青诧异的看着风无痕,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他没有想到,在这里出了柳先生之外,居然还有人可以接的住自己这一掌!

风无痕同样冷冰冰的说:“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天峦峰的人。你仗着自己是天峦峰的人,横行霸道,强抢民女!”

“我什么时候强抢民女了?”赖长青一听风无痕要栽赃自己,急忙矢口否认。

“你还不承认?”风无痕指着他,大声的质问:“那你说,我姑姑什么时候答应要嫁给你了?你连问都不问就下了聘礼,这和抢又有什么区别?我爷爷不同意这门婚事,你居然当众行凶,想要杀害于他!主要的是,你居然是在这文武百官面前,当着我堂堂无双国国主的面,在这金殿之上预谋杀死我无双国的大元帅。天知道你这是安的什么心?是我无双国在你的眼中就是那么的不值一提,还是说你收了别国的好处,想要对我无双国不利?没有想到,堂堂天峦峰居然会出了一个像你这样的败类!你是拿人家的钱了,还是睡了人家的女人了?”

虽然董政平时很是讨厌风无痕。但是,此时他还是想要为风无痕鼓掌喝彩!这小子果然有一套!那么大的一个屎盆子,结结实实的扣在了别人的脑袋上。真的是太过瘾了!

“你简直就是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做过那么无耻的事情?你这简直就是在污蔑我们天峦峰!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你还给脸不要脸了,是不是?”风无痕叉着腰,大声的说:“怎么着,你还想在陛下面前,在这金殿之上再行一次凶?我看你真的是秃瓢儿戴帽子――无发无天了!”

赖长青被风无痕骂的是哑口无言!

就连一直都坐在一旁的易莫长老,在听到风无痕一句话的时候,也不禁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风无痕是什么人?那可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主。见到易莫有反应,急忙微笑着道歉:“哎呦!老人家,你别介意。我还小,说话口无遮拦。您别和我一般见识!”

易莫微微一笑,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说:“你还别说,比喻的很是形象!”

众人集体无语!

风无痕指着易莫,对着众人说:“看到没有,你们看到没有?这才是真正的大门派的风范!不拘小节,宽怀带人!真正的大门派那是不怕别人乱说的。就向我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如果换成是一些不入流的小门派,那一定会抓着不放,闹个没完的。可是,像天峦峰这样顶顶大名的大门派就一定不会这样。恰恰相反,你越是对他们有意见,他们就越会改进。所以,天峦峰不紧不会因为我刚才的话而针对无双国,反而会更加站在我们无双国这一边。前辈,我说的对吧!”

易莫惊讶的看着风无痕,上下打量了好久之后才,忍不住摇头苦笑:“你这小子真的是能说会道啊!”

风无痕嘿嘿一笑,挤眉弄眼的说:“那这门亲事……”

易莫叹了口气:“你都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了,我们若是再加以追究,那不就是说明我们天峦峰仗势欺人了吗?算了,这门婚事就作罢了!”

“易长老!”

赖长青大声叫道。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易莫看了看他,淡淡的说:“长青,算了吧!这也是命中注定。看来你和风小姐天生就是没有这个缘分!”

“不可能的!”赖长青似乎是有些激动。他大声的说:“这要什么缘分?我们根本就不需要缘分!我是天峦峰的入室弟子。我要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根本就不用靠什么缘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今天,我一定要带着圣女离开!”

说着,他便伸出手就去抓风神芷柔。

风无痕一见,急忙运转天地同游术,准备阻止。可是,易莫却先他一步。

也不见易莫有什么动作,只听他大喝一声:“放肆!”

赖长青被震得“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水。飞出了两米多远,倒地不起。

紧接着,易莫的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在场所有人,包括风无痕和柳先生在内,都被这股气势压的喘不上来气了!

众人又惊又恐,这是什么样的实力?单凭一声大喝就把五阶强者给震飞了出去!

风无痕却是后怕的不得了!幸亏自己没有得罪这个老家伙。不然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还好易莫的气势只是一发而收。要不然,恐怕在场所有人都要窒息而亡了。

易莫收回强大的气势,再次成为了那个普普通通的老头。不过,经过刚才那一下威慑,众人连看他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敬畏!

易莫走过去,扶起了地上的赖长青。用平和的语气说:“长青啊!如果你有风家那小子一半的精明,那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了!”说着,他转过头对着楚天涯说:“无双国主,老夫还有要事要办。所以,就不在此久留了!”

“哦!既然这样,那就不留二位了!记得替朕向天峦峰峰主带个好!”

易莫微微恭身,说:“这个自然!”说着,又转头看向风战天,说:“风老元帅,这次我们给你风家带来的不便,我深表歉意。为了弥补我们的过失,长青所下的聘礼就留给你们了。”

事已至此,风战天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易莫看了看风无痕,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叹了口气,带着赖长青离开了。

看着易莫和赖长青的身影消失在大殿之外,风无痕不由得在心里暗叹:赖长青,雪常青,看来叫“长(常)青”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无痕呐!这次可是多亏了你,又解决了我的一大难事啊!”楚天涯坐在龙椅上,看样子很是开心。

风无痕转回头,看着楚天涯。良久,才微微一笑,说:“陛下严重了!其实,这件事情就算是无痕没有出面,那对于陛下来说,也谈不上是什么难事。只不过,无痕有一个问题想要请陛下解惑!”

“哦?什么事情?尽管说出来听听。”楚天涯现在的心情可谓是极好!即留住了无双国的圣女,保住了自己的颜面。又没有得罪天峦峰的人。真的可谓是一举两得啊!所以,现在风无痕在他的眼里那就是他的大功臣!

风无痕想了想,说:“陛下,无痕想要知道,如果我没有出现的话,陛下是否真的会将姑姑许配给天峦峰的赖长青?”

“这个……”楚天涯微微皱起了眉头,沉思不语。

又过了一会儿,楚天涯还是没有给出任何答案。

整个大殿上静悄悄的。文武群臣门现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还是风无痕打破了沉静。开口说道:“陛下不必说了。无痕明白了!您是一国之君,对您来说天下事才是真正的大事!牺牲小家,成全大家,这很是平常。所以,无痕不怪您了!”

听到风无痕的话,楚天涯再次沉默了。又过了许久,楚天涯突然大声说道:“无痕,有你这句话,朕很是开心啊!来人,赏风无痕白银十万两!”

“谢陛下!”

两天之后

,醉仙楼外。风无痕,司徒傲天,白启等人全都站在那里。在醉仙楼的大牌匾上,盖着一大块大大的红布。而醉仙楼的门两侧各站着十几位长相秀美,身材高挑的妙龄女子。不用说,这些女人都是司徒傲天从惜花中调过来的。

今天是醉仙楼再次开业的大好日子!

“从今天开始,一连三天本楼都只收半价。机不可失啊!欢迎各位大爷里边请啊!”

女人们一边发着传单,一边对着周围过路的行人甜甜的说着。

有不少客人都是看着这些姑娘的份上,才走进醉仙楼的。看着客人越来越多的醉仙楼,风无痕和司徒傲天都开心的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董少白带着齐志远和王文龙走了过来。

董少白来到风无痕的身边,笑呵呵的说:“风大少爷好啊!”

其实,早在董少白向这边走来的时候,风无痕就已经注意到他了。只不过不想上前说话而已。现在,人家都已经主动搭讪了,再不回礼就显得自己太没风度了不是。

风无痕立刻装作一副才看到董少白的样子,也笑呵呵的说:“原来是董大少爷!真的是好久不见啊!”

董少白点了点头,说:“是啊!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了!”说着,他转过头看了看醉仙楼,用很是虚心求教的口气说:“风少啊!有件事我早就想要问你了。”

“请说!”

“你和这醉仙楼的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齐齐哈尔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扬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黄冈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治疗白癜风医院
扬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