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军事

儒道圣尊 第一百八十一章 诗文之约

发布时间:2020-01-17 01:43:39

儒道圣尊 第一百八十一章 诗文之约

当秦生从九重天出來的那一刻,只听到虚空之中一声巨响,却沒有看到半点硝烟弥漫,

出了九重天的秦生,头发雪白中是一种冒着寒气的水烟,整个脸色苍白沒有血色,那是一种在极度寒冷之下,受了冰冻之后的模样,

面对王倾城的激动和目光中的心疼,秦生满脸欣慰,从怀里掏出了自九重天三重天而上找到的圣水,交到了王倾城手上,

王倾城出于失去记忆,她沒有去扶着秦生沒有说出亲密的话语,只是独自看着秦生那闪着光的眼眸,

香兰看到了出九重天的秦生,听到了王倾城的追问,她急忙扶起差点倒下的秦生,连忙的说道:“小姐,小姐,他是秦大哥,是秦大哥,”

秦生让香兰扶着做到了地上,从他的表情反应中,明显感受到他受了极致的寒冷折磨,虽然秦生全身发冷还在颤抖,却激动的说道:“香兰,告诉你家小姐,那是那是圣水,”

说完之后,秦生安然的闭着双眼,他在用体内的文气加强身体的温度,驱除寒冷,

在秦生微微闭上眼睛的时候,秦生充满关心的说道:“你们快回去吧,天色将晚,下山的路途崎岖坎坷,还是先下山吧,”

王倾城和香兰双目凝视,她们谁都不愿意丢下秦生而先行下山,

为此,王倾城和香兰一直等秦生头上的冰霜脱落,脸色恢复红润,

秦生这时站了起來,他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已经完全驱除了体内的寒气,恢复如常了,

此时,天色完全黑了,那是一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却也在这个时候,山下出现了无数闪光的火把,那些火把在黑夜里晃动,朝着他们而來,

在出现火把的时候,山下传來声声大喊,

大喊声的主要唯一内容,正是王倾城,

“小姐小姐,是老爷派人來找我们了,”

从山下而來,人群声鼎沸,呼喊声几乎轰动了整座九重山,

“小姐小姐,我们该怎么办,是老爷派人來找我们了,”

面对越來越近的火把和呼喊声,王倾城知道香兰连续的说出这些话的原因,香兰是在担心让王家的人看到她们和秦生在一起,

“好他个曹明,真是个卑鄙的小人,小姐,一定是那曹明心怀不甘,到了老爷哪儿告了密,”

秦生也看到了漫山挥动的火把,听到了漫山响起的呼喊声,从王倾城和香兰的对话声中,秦生知道她们陷入了一种无法抉择之中,

那种无法抉择,是自己和她们此刻身在一起,

所以,秦生这时说道:“王小姐,香兰,我秦生暂且回避,你们发出声音和他们一同回家吧,”

“秦大哥,这样不好吧,你为了小姐能恢复记忆不惜以命犯险,要是我们丢下你先行离开,这样不好,”

“沒事,香兰我是个大男人,不会因为这点黑就畏头畏尾的,你和小姐先行下山吧,我真的沒事,”

火把离他们越來越近,在王倾城不知如何是好的思索中,她和香兰的身影已经被火把照亮,数十个人拿着火把围在了王倾城和香兰身边,

在火把围着她们的那一刻,王倾城和香兰看到了白天逃下山而去的曹明,

到了她们身边的曹明,口里说着问寒问暖的话,双眼却在不停的在王倾城和香兰身边转悠,他是在寻找秦生,

香兰看到了曹明的这般眼神,不经朝着身边一看,发现了秦生已经离开,顿时说道:“曹少爷,怎么白天还沒被吓够吗,晚上竟然还敢來这九重山,”

王倾城这时也朝着自己身边瞅了瞅,也沒看到秦生,这时把怀里的圣水拿着更紧了,原本在拿到圣水的那一刻,她就准备喝下圣水,让自己恢复记忆,但是她知道圣水乃是集聚天地日月之精华,其圣力可想而知,重要的是她知道,一旦喝下圣水都会睡去几个小时,这几个时辰的时间正是重新打开以前记忆的时候,

为此,王倾城等到自己回了家的时候再喝下圣水,

曹明在她们身边找不到秦生,原本不安的眼神顿时突然开了笑颜,他关心的问道:“倾城,看到你还安然无恙,我心里就踏实了,走,跟我回家,”

“曹少爷,你刚刚在找什么啊,找到了沒有,”

面对香兰的不屑,曹明正想大发雷霆,却突然记起之前的事情,忍着说道:“沒找什么,只是看看有沒有什么怪兽袭击了你们,”

香兰故意的说道:“曹少爷,是在找秦生吧,”

曹明心里以是满心怒火了,却只有忍着,至于香兰所说,那正说中了曹明的心事,香兰所说不错,曹明从上山看到王倾城的那一刻,心里的第一反应不是她们是否安好,第一反应是找到秦生,然后让数个家丁们把秦生捆着送往王家,

曹明沒有回答,香兰为了让躲在暗处的秦生处境平安,这时又故意的说道:“还是曹少爷稳重,不像那个秦生一样自以为是,那九重天是那么容易进的吗,就算容易进去,但是自古以來从沒有任何人能够活着回來,他秦生只有那么大的本事,这会儿恐怕已经冰封在九重天之中了,”

听到香兰说出这些,曹明心里特别舒服,细想着香兰所说,觉得甚是道理,

于是,曹明也不屑着秦生说道:“香兰说的甚是,那个秦生不知道天高地厚,想去九重天,哼,就凭他,这叫做自作自受,”

王倾城不想再在这儿停留,她怕曹明等人会发现秦生,于是沉默着开始下山,

当所有人保护着王倾城下了九重山之后,秦生走了出來,看着慢慢远去的火把,他也开始往山下大步走去,因为他答应了诗文报社,在吴月副主编面前立下了军令状,要在今天零点之前交齐诗文稿,

所以,秦生在下了九重山之后,沒有立刻回秦家,他直接朝诗文报社而去,

诗文报社,尽管是到了下班时间,如果是平常,早已经关门一片漆黑了,但是今天,却依然是灯火通明犹如白昼,

他们在等待着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刚刚从九重天而下的秦生,

诗文报社的大厅里,聚满了人,都是诗文报社的工作人员,从他们的脸色中,能够感受到他们内心的怨恨,

他们也窃窃私语,

“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他秦生,哼,”

“真不知道主编心里是怎么想的,一个默默无名的秦生,值得我们等吗,”

“就算是等來了,他又能如何,”

他们的这些窃窃私语,让坐在厅里的江海和吴月都听到了,

江海手里拿着秦生写的军令状,神情严肃中掺杂着焦虑,

而吴月却和江海的心思恰恰相反,在他的心里却是暗暗窃喜,所有人都迫切的希望秦生能马上出现在诗文报社,但是吴月却不是,吴月看着已经入黑的天色,他希望秦生就这样永远都不要出现,那样的话,只要今天秦生沒有交稿,他就会自去文院文庙的先圣面前,自行解除得來的文位,而且被废掉文心,

吴月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这时对着大家故意露出一副安慰的样子说道:“诸位,诸位,大家稍安勿躁,我想秦生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这会儿,一定在赶來的途中,大家再耐心等等,”

原本他们只是窃窃私语,在吴月说完之后,他们反之开始纷纷议论起來,

“主编,副主编,你们真的相信秦生还会來吗,”

“主编,副主编,他秦生不可能來了,”

“这该如何是好,整个江国的各大报社都在看着我们诗文报社呢,都在看着我们明天就要发行的诗文专栏,秦生不來,我们明天如何面对江国同仁,”

听着他们的议论,江海沒有做声,独自沉默,

吴月不断的在安慰着情绪激动的大家们,这时见他们越來越激动,吴月沉着的说道:“诸位,诸位,大家不要着急,就算是秦生不來,就算是我们明天无法正式发报,我们也想好了处理办法,绝不会因为秦生让我们诗文报社陷于不义之中,”

“副主编,副主编,是什么办法,”

“是啊,副主编,现在还有办法挽回局势吗,我真的不想看到我们的诗文报社几百年声誉毁于一旦啊,”

也就在他们激烈动情的议论中,从诗文报社外面匆匆的跑來一个少年,这少年也是诗文报社的,他神情惶恐在赶到他们面前的时候,沒有半点耽搁气喘吁吁的说道:“主编,主编不好了不好了,”

原本处于担心不安的他们,当他们突然听到少年说出不好的时候,顿时脸色更加凝重,

在场的人纷纷议论,

“又发生了什么事啊,”

“是不是秦生不会來了,”

“难道是秦生出事了吗,”

坐在厅里一直一语不发的江海,这时看到自己派出去找秦生的少年回來,而且又看到了少年惶恐不安的样子,顿时问道:“快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会把你吓成这般模样,”

奉节县人民医院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医院
常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山东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新疆知名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