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网络

九玄邪尊第二百零五章激将法

发布时间:2020-01-20 04:22:13

九玄邪尊 第二百零五章 激将法

第二百零五章

“你!”

徐丹萱怎么也没料到,楚南竟然会提这个要求。

看着他满脸坏笑,一脸我晾你就不敢的表情,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真是个……修仙流氓,无耻败类!

徐丹萱气得咬牙切齿,分明知道楚南是刁难自己。

越看这张脸越觉得可恶。

徐丹萱银牙一咬,樱唇紧抿着,怒目而视。

楚南见状哈哈一笑,舔了舔嘴唇道:“没关系,这个条件是你情我愿。既然你不愿意我也就不勉强你,当然……”

楚南耸耸肩道:“你也不能面前我咯。”

“你……无耻下流!”徐丹萱气的指着楚南,贝齿都要被咬碎。

好説歹説妖帝之少也算是名声赫赫,却没想到这么下流!

“呵呵,实不相瞒。”楚南拱手呵呵一笑:“本人姓楚名南字下流,你也可以叫我楚下流。肿么样,还想不想问了?不想问我可走了。”

哼哼,就你这xiǎo样也想从我嘴里套话?不把你扒几层岂能对得起我这修仙诚实xiǎo郎君的称号?

“好!我答应你!”徐丹萱咬牙切齿,伸出去指着楚南的玉指陡然捏紧,大声道。

“哎?”

这下该轮到楚南惊讶了,他本来是想让徐丹萱死了这份心,完全都没指望着徐丹萱会答应。

这下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你真的答应了?那游戏开始后,你可不准反悔了。”楚南捏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徐丹萱,目光在她玲珑有致凹凸翘挺的身材上游走着。

乖乖,这妞儿的身材真是不错,够劲爆的啊。

也不知道脱完衣服好不好看?

徐丹萱立刻大声道:“慢着!”

“哼,”楚南不屑一耸肩:“我就知道你不敢玩。”

徐丹萱满脸不服:“谁説我不敢玩,玩就玩,谁怕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楚南微微一怔。

説到这里,徐丹萱眼睛中流淌出一丝狡黠的光芒。

“我问你问题,如果你説出来倒也罢了,倘若是説不出来,你也得……扒衣服!”

笑话,天大地大楚南什么都怕,唯独不怕女人对他耍流氓。

要论起流氓,楚南自称第二谁敢説第一?他就是流氓的鼻祖,下流的祖宗!

“行!”楚南毫不犹豫的满口答应了:“不过先讲清楚,个人**我是有权拒绝回答的。”

徐丹萱没曾料到他这么爽快就答应,本以为可以刁难刁难他,现在才知道自个儿错了。

这个人啊,从一开始看来就没打算要脸皮。

自己或许会害羞,可是这个败类他肿么会害羞,恐怕还巴不得呢!

整来整去,楚南脱了衣服,最后不还是自己吃亏。

不过话既然已经説出口,徐丹萱也不好意思再反悔了。

“好,那你必须实话实説!”徐丹萱贝齿一咬,灵动的眼眸转了转,仿佛在思考着。

她沉吟片刻,这才试探性的问:“你们这次去百叶楼干什么?”

“这是第一个问题,”楚南抱着胸想了想道:“去见你们楼主。”

徐丹萱刚竖起耳朵,满心欢喜的等待着下文。可是她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楚南再开口,下意识看去,发现楚南正满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这就没了?”徐丹萱下意识皱眉的问。

“这是第二个问题。”楚南呵呵一笑:“没了。”

“你!”

徐丹萱鼻子都气歪了,差diǎn没一口气背过去,这怎么一眨眼就问了俩个问题了。

这个xiǎo子不仅无耻,还好贱呐!

“你做人怎么能够这样,説话只説一半,知不知道很没信用啊!”

楚南眼中露出一丝戏谑,反问道:“请问你这句话带问号吗?”

“不带!”徐丹萱差diǎn又再次上当,立马反悔把话收了回来。

看她那脸色气的煞白,恨不得把自己吃掉的模样。楚南一时间觉得这个女人倒是挺有意思,起了几分兴趣。

“你已经问了俩个问题了,还不快脱?”

“脱就脱,谁怕谁呀!”

徐丹萱低着头忿忿的xiǎo声嘀咕着,只是磨磨蹭蹭,双手摸在自己腰间的玉带上怎么也不肯解开。

她根本都没穿多少衣服,就算加上最里面的那个亵衣,还有……肚兜……充其量也不过是四件。

这一下就被楚南剥去两件,她忽然有种预感,自个儿这次好像要栽了。

楚南看到这幕,耸肩摇头,大叹一口气道:“算啦,看你这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想必也是打算赖账了。我还是走吧。”

説着楚南便转过身扛着九羽赤凰刀作势离去。

“站住!”徐丹萱被激怒了,银牙一咬:“説话算数!有什么了不起的!”

反正这里又没有人,这个xiǎo子就权当他是一只禽兽好了!

她薄怒之下,抓住玉带便扯了下来。

那被玉带束缚着,裹着身体的袍子顿时宽松半敞露了开。

顿时,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大片大片暴露在空气中,展现在楚南的视线内,好像婴儿的皮肤,白里透红。

香肩欲露还羞,随着袍子的滑下,胸前的皮肤一寸一寸的露出。

随着一层层衣缕被剥去,她就好像一个被逐渐剥了壳的荔枝。

袍子滑落在地,露出里面光洁的皮肤,甚至那薄薄半透明着的亵衣中,都能够看到胸口的轮廓凸显出来,看的楚南的眼珠子都瞪直了。

感受着楚南炙热中略带着一丝戏谑的眼神,徐丹萱此刻恨不得就找个地缝钻进去。

雪白的脸颊也是渗出丝丝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根,更添上了几分诱惑,格外可人。

“你再看!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徐丹萱红透了脸,凶巴巴的捏着拳头,要不是还有问题要问楚南的话,她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把楚南掐死!

楚南却是毫不畏惧,反笑道:“你管得着吗,眼睛长在我脸上我爱看哪儿就看哪儿。嘿嘿……”

説着楚南的眼珠子瞪得就越大了。

在他的注视下,徐丹萱就好像感觉自己完全没有遮掩,身为女人所有的秘密都暴露在他的视线下。

徐丹萱大口大口喘着气,暗暗安慰自己千万不要跟这只禽兽生气,不值得。下意识捂住胸口,咬牙切齿道:“我再问你,见我们楼主干什么!”

“这个,等我见到你们楼主你不就知道了?”

楚南瞪大了眼睛,目光一边在徐丹萱胸口上扫视着,一边嘿嘿笑着説。

“你!”徐丹萱真的生气了,敢情自个儿鼓起这么大勇气脱得白白的,楚南一个都不回答。

“好嘛好嘛不要生气……”楚南讪讪一笑:“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上来,我认输就是。”

话还没説完,楚南就把上衣迅速的扒了下来。

徐丹萱直翻白眼,自个儿是想拿着这个条件威胁他啊,谁知道楚南非但不当回事儿,脱衣服脱得比兔子还快。

谁稀罕看你啊喂!

可是……不得不説,楚南常年修炼下,本来白皙的皮肤逐渐转化为古铜色,虽没有爆炸性的肌肉,但是那呈流线型的肌肉,配合着健康的肤色,着实也能给人一些视觉冲击。

这只禽兽,看上去好像也不错的样子嘛……

徐丹萱悄悄看了两眼,心里莫名其妙就生出这个念头,可是被楚南捕捉到她偷看的目光后,随即又心慌意乱的看向别处。

楚南呵呵一笑:“还要不要玩了?”

“玩!”

徐丹萱吃了这么大的亏什么话都没套出来,怎么会就此善罢甘休。

只是被楚南注视着,她一时间大脑当机,本来想好的问题现在一个也问不出来了。

楚南饶有兴趣的看着徐丹萱:“是不是想问,我们去百叶楼到底是什么意图啊?”

“没错,就是这样!”徐丹萱立刻diǎn头。

如果楚南怀有歹念的话,她就算被楚南干掉,也不会带她们去百叶楼。

“对不起,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

楚南咧嘴一笑,那笑容要多贱有多贱。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刷的一下楚南便扒掉了最后一层衣裳。

在这一瞬,徐丹萱的大脑陷入崩溃状态,xiǎo嘴长成o型,双目瞪大的看着楚南,足足有三秒钟大脑陷入一片空白。

他竟然……把裤子脱了!?

“啊!~”徐丹萱惊叫一声,手忙脚乱的捂着眼睛:“你干什么!!”

楚南无辜道:“不是你让我脱得麽。”

“让你穿上啊!!”徐丹萱脸色铁青,现在只想找一块灵石拍死自己。

长这么大,她除了从师父那里对男女之事略有耳闻,简直是一窍不知。

dǐng多是从一些私下里流传的双修秘典中,看过一些xiǎo人图。

就算偶尔听説过最隐晦的词语,她都羞的面红耳赤。哪里见过这种真刀实枪的阵势。

天呐,男人的尾巴怎么长在裆中间啊,这算是复古吗?

她想屎!

“吗的,要求真多。脱是你让我脱的,现在又要我穿上。”

楚南xiǎo声嘀咕着,重新穿好裤子,看了看徐丹萱仅剩的肚兜,又看了看她快滴出血的脸。

心里想着便宜已经占够了,女人脸皮薄,要是今日把她惹怒的太狠,説不定这女人暗地里是绊子。

毕竟百叶楼现在的形势自己完全不知,一路上还有很多要问她的。

楚南轻叹了叹:“算了。本大爷今儿个心情好,就绕过你吧。最后一件不用扒了。”

徐丹萱这才从发怔回过神,薄怒一声娇叱喝住楚南:“不行!方才已经立过誓言,你是想害我留下梦魇吗,哼!我説到做到,只要你认真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我脱就脱!”

(今天写了一天细纲,头晕脑胀的。今天就暂且一更吧,明天三更补回来。细纲已经铺好,以后不会再卡文了。这几天大米真想骂一句,真他娘的难受!)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靠谱吗
长春银屑病最好的医院
合肥治疗宫颈炎方法
四川有癫痫病医院吗
湛江著名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