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网络

一步偷天 第一百零五章 宋青又名包打听

发布时间:2020-01-16 14:58:00

一步偷天 第一百零五章 宋青又名包打听

天姥山,凌云阁。

布置清雅的书室,线香已经燃尽,边案瓷瓶里插着的蝴蝶兰也略显枯萎。

屠瑶仍旧穿着一尘不染的雪白襦裙,乌黑长发因为没有心情打理而随意扎了起来。

她手撑着额头,极难得地紧锁着眉,似乎从没有什么事情,令她像此刻这般烦恼。

兄长屠琅被皇上钦点为燕云大将军,屠氏一族看似圣眷正隆,事实却未必如此。哥哥在边军没有一丝根基,匆匆上任,难以服众。父亲身为右相,但凡有机会劝住皇上,必然不遗余力,他都只能任凭此事发生,可见朝中儒媚之争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而心悦的弟弟被拜月教掳走,也同样令屠瑶焦头烂额。

山长怀沧命天姥书院十三位大儒,不得插手拜月教事宜,为此屠瑶今早又上凌霄台,候了一个多时辰,却连山长的面都没有见着。给临时接管了南越卫的曲阜大儒江宏义送了加急书信,也至今没有回音。

这时,书室一侧的木门被砰砰砰地敲响。

“师尊……师尊……”是宋青的声音,也只有宋青会这样敲门。

“进来吧……”

宋青闻言推门而入,脸上神情有些兴奋。

屠瑶见状不由得一喜,起身道:“有消息了?”

“还没消息,不过步安去查了!”

“步安去查了?”屠瑶微微一怔。

“对!我作夜跟楼师姐方师姐赶到了越州城里,才知道跟步安错过了!我们从西门进城时,他在越州北门捉了十几个拜月教的贼子,救出几十个孩童呢!听官兵说,他是追出城去了,也不知去了哪里!”

宋青换了一口气,又道:“听楼伯伯说,步安昨晚才从鄞州回来,问了心昱的事情,便冲出城去了!怎么竟被他捉住了拜月贼子!师尊,我觉着他说不定能把心昱给救出来!”

“从鄞州回来?步安去鄞州做什么?”屠瑶不解道。

“去捉鬼啊……师尊你绝猜不着,就这么两三个月,那家伙竟把别的越州鬼捕全给赶跑了,一个人独吞了越州鬼捕生意,挣了几千两银子还嫌不够,又去抢人家鄞州鬼捕的生意!现在越州人都管他叫步爷呢!”

屠瑶听得莞尔一笑,又瞪了宋青一眼道:“心昱还没找回来呢,你倒先开心上了。”

“我就是觉着他准能找回来!真的,师尊你还没听我说完呢。”宋青自说自话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喝得一干二净。

“咱们这位小步爷还做了什么离奇的事情?”屠瑶不知不觉中心情竟然好了一些。

“就说昨晚北城擒贼,我听说那些拜月贼子装成了押镖的镖师,直到出了城去,巡检官兵都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却被那家伙一声断喝,吓得露了馅儿!”宋青咽着口水道。

“市井谣言怎能当真。”屠瑶笑着摇摇头。

“我也觉得不怎么可信,不过还有一种说法,说是步安手下有个奇人,号称听风水者,明明目不能视,却一下瞧出那些镖车里头藏着童子!”

“有些风水玄修是有这个本事,我还听说顶顶厉害的风水玄修有一半都是盲人……”屠瑶点点头道。

“嗯!那就准是了!”宋青又道:“当时那几辆镖车都已经跑了起来,眼看追不上,步安手底下却还有个和尚,跑得跟一阵风似的,接连把几辆镖车都掀翻了,连神机弩没能伤得了他!大概就是兰亭夏集上那个和尚,看着老实巴交,想不到本事如此了得!”

“这又不对。你说和尚跑成了一阵风,那便是佛家三种大神通中的神境通,但神境僧要么千里神行,要么金刚体魄,没有两者兼得的,除非……”屠瑶皱了皱眉。

“师尊,除非是什么?”宋青好奇道。

屠瑶笑着摇摇头:“不会的,这又是传言传得偏了。”

宋青扁扁嘴道:“那看来剩下那些传言也是假的,步安未必能把心昱救回来,都是我太轻信人言。”

“还有别的什么传言?”屠瑶随口问道。

“有人说步安认得一个蒙面女侠,每到危急时都会出手助他;又说他和越州玲珑坊暗斗了一场,玲珑坊到头来都得给他赔罪;还说越州官府都怕他,有个捕快稀里糊涂把他捉去府衙,结果第二天自己却跑去他面前跪地不起,非要给他做个看家护院的下人……”宋青说着说着,突然觉得这些事情实在太离奇,经师尊这么一解释,确实全不可信。

“不过有一件事情该是真的,”他突然想起来:“上次兰亭夏集,咱们见过的那个美貌琴师,眼下也成了步安手底下的人了。”

“晴山?不会吧……”

“那是楼家伯伯亲口说的,那琴师和步安都住到一起去了呢!伯伯都说,步公子出面,说不定真能找回心昱来!”宋青突然为自己的乐观找到了理由。

“住到一起去了?”屠瑶微微一愣,接着笑道:“这倒说不定是桩好姻缘,就看咱们这位小步爷有没有这个福气了。”

“真要能把那美貌琴师娶来,比去做余家的赘婿可要好上百倍了。”宋青撇了撇嘴,有些嫉妒般哼道:“那家伙福气是有的,就是做事没长性。师尊你是不知道,他就这两三个月,先是天天背了把怪琴修乐艺,接着又学祝师兄,把怪琴换成了长弓,可射艺修了没多久,又去楼家书馆要了碑帖拓印,说要修书艺了!”

“你去了一趟越州,怎么心昱的事情没放心上,尽打听步安的小道消息去了?”屠瑶拿着师尊架子道。

“我看楼家伯伯都说那家伙本事大,就觉着他准能救回心昱呢……”宋青挠挠头,有些自责地说道。

“楼馆长是安慰你师姐,好叫她别乱了方寸。”屠瑶叹了口气道:“你今年也十四了吧?说话做事也要有点大人样子了,别再漫山遍野的疯。上次从越州回来不是立志修行了吗?怎么才隔没多久又不见你用功了?”

“我本来是觉着步安可怜,想着自己修行有成就能帮他,可兰亭夏集时见他过得好舒坦,不像是等着我帮忙的样子。”宋青扭捏道。

屠瑶无奈摇头,对这小宋青,她是真没一点办法。

“师尊……”门外突然响起急切的脚步声,紧接着方菲儿没有敲门便推门进来,喘着气道:“师尊……步师弟……步师弟把心昱救出来了!在剡东县柳店镇,楼师姐已经出发去了!”

“我就说吧!”宋青突然笑了起来,还偷偷瞥了一眼屠瑶。

“走!我们也去看看!”屠瑶也看了一眼宋青,心里有个声音在说:那些传言总不至于是真的吧?

重庆妇儿医院预约电话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在哪里
安顺去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贵阳癫痫哪里治疗好
深圳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