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养生

轻舞小莽子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09:03

一  那天中午,一个蓄着短发的中年妇女在地里挥舞着锄头挖地,一身汗淋淋的她整日忙里忙外,累得她气喘吁吁的。她停下了活,用手抹开额头上的头发,自言自语:“估计时间不早了,回家煮午饭了。”她扛起锄头飞快地赶回家去煮饭,去看看病在床上他的老公。当她用钥匙打开大门,来到内室,拉亮电灯,看见老公倒在地上,她赶忙去拉他,可是他的身子僵硬了,她大声呼喊:“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为什么倒在地上?你说话呀!你说话呀!......”  这个倒在地上的汉子当地人爱呼他乳名--小莽子。  骨瘦如柴的小莽子已经离开人世了。一个一米七一的高大汉子就在那个地上缩着像干柴块一样。死去的他四十岁刚过,应该说还是一个很年轻的中年人,他就这么走了,就这么离开人世间了。他离开了他的老婆,离开了他的儿子和在上学的小女儿,他这样走了他从此再也不会在田地里劳动了,再也不会走乡窜户去干建房活了。  他死了,手上还紧紧捏着东西。他的手上捏着的东西,这东西是什么呢?  已经死了,老婆、儿子、女儿拉着他的手,看着他手上的东西,他们捧着面哭啊哭,哭得撕心裂肺,眼红脸肿。居民组里相居住的人们也心酸摇头,看着这个悲惨的场面,也忍不住泪水失声哭泣。阎王老爷呀!你为什么要过早地夺去他的生命呢?    二  三年大饥荒过后两年的一个冬天早晨里,冬雾正浓,笼罩大地,薄霜覆盖万物,气候十分寒冷。在那间低矮的屋子里,传出了哇哇的婴儿哭声。小莽子就这样来到了人间。虽然后来人大了取了书名,但当地的人们总习惯喊他的小名,这个“小莽子”之名方圆几十里人皆知。  小莽子的父亲大莽子从娘肚子里生下来就生活在那座高高的梁子上,居住了二百来年嘉庆年间修的黄泥巴土墙房子低矮、破旧,他家祖祖辈辈就耕田种地为生。  小莽子的父亲大莽子是一位一个字都不识的老实农民,在那兵荒马乱的岁月里,他没有被拉去当兵,因为他头上长有癞子,说话结结巴巴,一个三天难说两句话的人。其实他家已经被其大哥在三丁抽一的规定下而充数了,不然在兵荒马乱的岁月里也被捆绑去充数了。大莽子解放后,仍住的是那古老的低矮房子里,虽然是贫农成份,都没有变一个很大的样子,依然耕田种地。他已经三十来岁了,还是光棍一条,没有女人看上他这个模样的人,媒婆无数个,就是不能成全他的婚事。但大莽子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三十岁刚过的大莽子,喜从天降了,他结了婚,老婆并非一般的农妇,还是一个相比有知识的女人。这位曾经在讲台上育人的她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大户人家。解放后她也是背上背着牌子接受改造的五类分子之一了。所以她是不能在新中国继续育人站讲台,她只有低头改造,接受新的思想,成了农民整天耕田种地,劳动使她低下头,让她过去的日子永不返回。她在解放前有位长得很帅的丈夫,不久死了,从此她就孤单一人,实在难熬无男劳力的困苦生活,她也不愿意一生从此孤单,三十来岁的女人,总还是想安一个家,可她叹息的是自己投错了胎生活在一个那样的家庭。通过媒人撮合,她认识了这个大莽子。她听了媒人介绍,媒人一口说他忠实爱劳动,成份又好,她动心了。见面那天,她看见面前这个样子的男人,她双目呆了,她的脸崩紧了,她自问:“他会成为自己的丈夫?会同床共枕?早夕相处?”她扭转了脸,她走开了,她双手捧面哭了起来。她向天发问:“他这就是自己未来的丈夫吗?就是自己同床共枕的伴侣吗?天啦?你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天啦!天啦!”  媒人又是好言相劝,她不知道媒人是害她还是成全她。她抹干了眼泪,就被媒人说合了,她就这样上路走向他的家去。  一个老实得高兴时只是微微笑笑的癞头男人。那个年代的女知识分子就是一朵显眼的花,何况她天生丽质,如花似玉。那年代缺少知识分子,她不是这个背上牌子背着她会跟一个癞头老实农民结婚?虽然她十分不愿,看着他那模样心里就呕吐。但她还是点头了,她认为大莽子成份是贫农,贫农家庭才能使她今后的生活幸福。她和他就成了夫妻。虽然这样成了夫妻,她很少有一个笑脸,沉默寡言,长期低着头和他凑合着而过日子。  这对极不相配的夫妻总算熬过了三年大饥荒,以后生活有所好转了。过了两年,她给大莽子生了一个胖胖的儿子,取的乳名叫小莽子。其实这个小莽子也并不是吃饭不放碗的莽子,和同龄儿童比智商不低。小莽子七岁上学,成绩一直不是很好,知识分子妈妈变得沉默寡言,叹息人生,认为知识有无对人生都不会改变现实,所以她连自己的儿子就不指教了,小莽子他只读了五年级就回家务农了。他推荐上初中就是因妈妈背上背那块牌子这一关未过,他自己成绩也不好,也不想去读书了,他就这样成了一个小农民。  成了小农民的小莽子干活很勤快,十三、四岁就在田地里和社员们一起耕田种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小莽子一家也喜笑颜开了,他妈妈背上的牌子从背上取下扔掉了,妈妈抬起了头,有笑颜了,似乎年轻了很多。田地分下了户,长得高大的小莽子和父母起早摸黑,犁田挖地、杀虫施肥、栽秧打谷......他家粮食装满了仓,除了自食,有余粮了,一家人再也不愁吃了。余粮卖了有钱,衣服也能穿上新的了。小莽子不但干农活,还去拜师学石匠、泥水匠手艺,有手艺就能挣来钱,就能改变贫困的家庭,就会在娶媳妇这件终身大事上较顺利。小莽子和邻乡的姑娘结婚,那天吹吹打打,锣鼓喧天,迎亲接亲的人在大路上好几十人。小莽子和新娘穿着新布衣服,就这么进了洞房。夫妻情投意和,小俩口都是勤劳人。  小莽子和妻子是个孝子孝媳,六十余岁的父母生病在床上,他和老婆不惜花钱医治,常常洗屎洗尿,把病父母背上背下,多年里毫无半句怨言,众邻都点头说这对夫妻是孝顺的儿子儿媳,是世人学习的好榜样。父母病在床上许多年后,才相继去世,小莽子和妻儿含泪把父母送上了山。他们多年的勤劳酬薪大部份用在二老身上,经济上还有借债。因此他家庭在当地来说仍然较贫困了,自己给千家万户修房子,他家仍居住在古老低矮破烂的那间房子里。为了筹钱搬迁建新居,夫妻俩日夜思索,用辛勤汗水来换钱,他白天去给别人建房,还要挤时间种自己的庄稼,早上天没亮他都要到自家田地里忙上一两小时,晚上归家就要到责任田地里摸黑用电筒照着干上两小时。这样下来,每年仍剩不了多少钱。他和老婆及一儿一女一家四口人生活,还了往年的债务,能有点余钱,这样在当地都算得上较好过日子的家庭了。  小莽子很节约,舍不得乱花一分钱。去给别人建房老板给的烟都要拿去售货摊换回盐巴火柴等;小莽子从没有穿新样式的衣服,夏天圆领衫衫,除此就是那两件穿了很多年的中山装的卡布料衣服,黄色军用样式胶鞋;劳累的小莽子常常说头痛,肚子痛,他咬紧牙关坚持着仍不停地干活。他实在受不了,就去药店买点十分便宜的去痛片,放进嘴里用温开水一同服下,这样通过服去痛片缓和了疼痛又忙起干活,总认为自己的疼痛就是感冒引起的,吃了去痛片止了痛就万事大吉了;他家里的黑白电视机是邻居彩电都用上了几年,他家才买的,似乎都是浪费了钱,常常说那个电视不能让人饱肚子,人不吃饭看看电视不能生存;小莽子一架自行车用了五六年,修了又修,骑上它赶时间去忙活;他长期在田地里忙碌的老婆每年还要养几头猪,虽然喂几头肥猪,一家人每月难吃上两回肉,即使买了肉回家里,也是让子女们优先。有次有个卖肉的屠户劝小莽子老婆多买了两斤肉回家,小莽子知道了心里痛了又痛,指着骂了老婆:“买这么多肉,浪费钱。”说完双脚气得在地上跺起来。他和老婆把买回的肉留着计算着要多吃几餐。大热天里,肉变质生蛆了,孩子们再也不吃了。这时的小莽子才大口吃起来,他不管变质或臭味,他认为倒掉了这样贵重的猪肉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当地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去了,有的去了广东,有的去了福建......回到家里改变了贫穷面貌。小莽子就是不具备外出打工的条件,多年双亲病在床上,还有两个较小的子女,老婆一人在家是忙不了诸多事的。后来小莽子的父母虽然去世了,但有两个读书的孩子要照管,如出外省打工把老婆丢在这寂寞的高梁子上,他真的不忍心啊。小莽子走得远的就是县城里,他常常也叹着气真想到广东、福建等地去打工,可是他这个家庭条件束缚了他的双腿,他不能远行。  近年里,孩子较大了,小莽子夫妻仍然勤劳。他们手头上也积了上万的钱了,夫妻时刻都在设想,他家也要下梁子了,要在梁子下面公路旁建新居了。那一天,小莽子拿着标杆在公路边一处丈量新的宅基地,和他人商议兑换土地。他家不久也要修新居了,他们一家也会住上美丽的砖混新楼房了。    三  就在小莽子规划修建新房没几天,他心里的痛症痛得实在难忍了,舍不得花钱的他又在药店里买去痛片服用,可是服了几年的去痛片不灵了,他痛得大汗淋淋,站坐不是,倒在了那冰凉的地上。人们把他扶了起来,对他说:“你就不要干活了,去医院里检查,对症治疗,去痛片是不能医治好病症。”  小莽子还是摆摆头说:“一会儿.....就......就会好了!一会......会儿就会好了!医院花费太......太大。”  伙计们实在不忍心他干活了,几人把情况告诉小莽子老婆,大家拥着小莽子进了医院。小莽子在医院乘人不注意想跑掉,伙计们发现了把他拦回再入医院。  在大家督促下小莽子在医生面前挂了号。医生诊断结果,小莽子得了胃癌,且是晚期了。这个消息如晴天噼呖,他一家人和在场人流起泪来。  痛得难忍,饭食极少,日渐消瘦的小莽子住在医院里治疗了,半个多月花费了一万多元,他悔自己当初别人怎样劝都不愿买商业保险,农村医疗保险每人就那么点子钱都不愿买。万多元啊,他念着钱,他又想偷偷走出病房,又想去干他的活挣钱,可是他没有走出医院,他又倒地了。  在继续医治中,他终于明白了大家隐瞒他的病症,他知道了胃癌是绝症,他知道他在人间的日子不多了。他明白继续医治省吃俭用挣来的血汗钱是白花了,知道他自己的生命没有挽救的希望,他知道已经用了上万的钱,他要把剩余的那点钱留给他的老婆,留给他的子女今后开销。他在病痛中叹息着规划的新居无法建起,他知道这一世他住不了新居,他多么愿自己老婆和子女住上他规划而建的新居。所以他不愿再把钱丢在水中,他强行要求出院。相居的人们听说小莽子得了胃癌,都捐钱要求他在医院里治疗,但捐的数量不多,就几千元,小莽子含着泪花感谢大家的支持。小莽子明白,再去大城市医院是会欠巨额债务,他怕欠债,他不愿给社会和家庭带来麻烦。他暗暗发誓,就是去了阎王那里也不会在人间留下债务。  他在医院里犟着要出院。老婆不愿他出院,背着他到银行借了上万的钱准备到大城市的大医院治疗。他在病房里大哭:“不要浪费钱了!不要浪费钱了啊!人活百岁都是要去见阎王的。”  小莽子就这样犟着回到家里了,整日疼痛难忍,呻唤不断,夜不能寐,饮食难进。家人看着这个情况,心如刀绞,毫无办法。用老中医的药熬服,并不见效。一家人急得团团转,只有暗暗哭泣。  这天,他趁一家人不在身旁,他找来了农药瓶,他用手拧开了瓶盖,他把药液送进了嘴里。他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临死前他从床上滚到地上,在地上打滚,挣扎,他死得十分痛苦。  小莽子他虽然是个农民,一个修房造屋的泥水工,没有较高的文化知识,但他心地善良,勤劳、忠实、耿直,是一个值得世人尊敬的人,他的心灵之美是应该得到颂扬的。他的名字当地人习惯了,称他乳名--小莽子,都说小莽子是一个好人。瘦如柴的小莽子这样在痛苦中离开人世了,他再也不呻唤了,再也不吃镇痛药了。一个一米七一的高大汉子就在那个地上缩着像干柴块。死去的他四十岁刚过,应该说还很年轻的中年人,他就这么走了,他身旁是农药瓶子,他是喝了这农药使他快速离开了人间的。他的手上捏着东西。这东西是什么呢?  他在一张白纸上写有存款单的密码,在白纸上遗言:“这钱一定要去把银行的借款还了,有借有还,死了也不背债见阎王。”    四  小莽子一个守财舍命的人,一个忠实的人,一个耿直的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小莽子安葬那天,多热闹的,悲哀的喇呐声,悲哀的锣鼓声,女儿穿着孝服,举着花圈,儿子穿着孝服端着灵牌,八个抬夫抬着装着小莽子的尸体,棺材放到井里,铁铲铲着泥土掩埋。那位“埋人匠”嘴里念念有词:什么人死如灯灭……什么早归天界……  村里的人都想起他做手艺从不偷懒,踏实,从不计较生活好孬,所以有很多人来送葬。  那小莽子的坟墓就在那低矮的房子不远处。坟上长满了野草,起初家人还给他扫墓,老婆和儿女三几天还到墓前去哭泣。这两年老婆远嫁了,子女也随妈下堂了,据说都在外面打工去了。墓前再也没有了老婆和儿女们的哭声,他的恩爱老婆已经成了别人的老婆了,他的宝贝儿女已经成了别人的儿女。他那低矮在那梁子上的古老房屋就那么空着,偶而有几个捕蛇的汉子向这破烂房子望上几眼,小莽子那锁着的古老房屋除了蛇虫爬行,鼠耗奔跑,再无人足迹,一年又一年也垮得不像样了。  小莽子师傅在这一带做手艺是名人,现在很少人提说他了,人们逐渐把他淡忘了。如果说人有二辈子,愿勤劳、孝道、节俭、诚实守信的小莽子二辈子改变生活方式,一生过上幸福的生活。     共 51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脓肿发作后会带来那些伤害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