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故事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第二十九章人间历练二

发布时间:2020-01-20 08:21:41

妖界女帝:天君少说教 第二十九章 人间历练(二)

翌日清晨,止戈边伸着懒腰边走出自己房间,却在看到前面餐桌上正在用早餐的两个人时怔住了。

乐言仍然是那一副万人迷的风流相,可坐在他身旁着深色玄衣的男子就连吃早饭的模样都是如此的板正严肃,虽然这稳重中也算带了一丝丝的优雅吧,止戈心里有点不太乐意地承认……

乐言抬手招呼止戈道:“你起得也太晚了,我和皇兄的早餐都快吃完了。”

止戈转身关上门,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才走到餐桌旁坐下。

能从青要山出来的机会不多,她当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回妖界看看,处理一些政务,顺便,再去人间看一下姐姐……

昨晚元神出窍太久,今日早上起来浑身酸疼。

想到姐姐现在还没有原谅她,止戈微微叹了口气,向旁边正喝粥的离忧问道:“《邪怪志异录》拿来啦?”

离忧看了眼止戈,并未回话。倒是乐言,抬起正喝粥的脸,挺好奇地往止戈那凑了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皇兄是专门来给我们送书的啊?昨晚回去后我跟皇兄用法器传信,告诉他咱们这边的情况,说想回神界借《邪怪志异录》一用,结果他说他正好在神界呢,可以把书给咱们送过来,免得我再跑一趟麻烦。我想也确实是这样,便让皇兄专程来送趟书了。”

止戈听了,脸上并未有什么表情,只是嗯嗯地点了点头,开始用起早餐来。

乐言也低头吃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什么,抬头向自家大哥问了一句:“那皇兄你昨晚直接在书里查到是什么邪怪告诉我就好了,也就不用再跑一趟了啊?”

离忧将吃净的粥碗轻轻放下,淡淡回了一句:“你一到人间便拈花惹草,我还是来一趟看着你比较放心。”

止戈听了,扑哧笑出声来。

乐言被离忧的话一噎,只能悻悻地低头沉默吃粥。

这时,早已用完早餐去那邪怪房里查看情况的唐华神色匆匆地跑回来,对着止戈他们大喊道:“那女孩醒过来了,快来看看吧。”

许是睡了许久刚醒过来,那女孩看起来有些睡眼惺忪的样子,看到来察看情况的止戈一群人也是有些懵懵的。见那女孩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止戈给唐华使了个眼色,唐华会意,便微笑着走到床前,温柔地问起女孩的身世来。

女孩似是在努力回忆,却也只迷迷糊糊地回答说自己是中吾国国王牧合的贴身侍女采菲,自小与他一起长大,情同手足。有日牧合突然传她去浑夕山相见,她便去了,但是不知怎么就来到了这里,浑夕山发生了何事,自己也一点都不记得了。

乐言听了,示意唐华先让采菲好好休息,他们出来商量一下对策。

止戈摆弄着手中的折扇,沉吟着道:“奇了,那女子明明就是邪怪所化,怎么竟声称自己是国王身边的侍女采菲呢?更奇怪的是,她对于自己是邪怪的事全无记忆,看起来也不像是假装的。”

离忧看着止戈,手中变幻出了那本他不远万里亲自从神界送来的法宝——《邪怪志异录》,提议道:“这么空想也没用,我们先知道那采菲到底是什么邪怪,或许所有的疑团就都解开了。”止戈他们觉得有道理,便开始在书中查了起来。

止戈以前就听过《邪怪志异录》这本收录了世间一切邪怪传说的奇书,早就想找机会好好翻看了,所以在查找时,她倒不紧不慢的,只注意看书中记载的各种邪怪志异。离忧瞥了一眼止戈,想了想,就让乐言和唐华先去中吾国王宫转转,说不定会让采菲想起来什么。

待他们二人走后,他将书递给止戈,自己却在一旁喝起茶来,止戈也不管他,径自顾着自己看书看个痛快。

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离忧缓缓地放下茶杯,开始默默观察起止戈来。

从青要山出来后,她就一直是像以前般的男子装扮,头发全束,手执折扇,就连女子都会认为她是个风流潇洒的少年吧。想到之前人间的馆陶公主生前对她心心念念,离忧不禁哑然失笑。

许是止戈看书的神情太过专注认真,那副模样竟然让离忧渐渐地看痴了。

也不亏自己忽悠乐言千里迢迢地跑来一趟。离忧内心深处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而正在看书的止戈可能没觉察到有人在注视着他,也可能是觉察到了却装作不知道,总之,表面上,她仍是全副心思都扑在了《邪怪志异录》上。

邪怪收服了之后,整个中吾国开始连着三天持续降雨,以前干旱的土地很快变得滋润、泥泞起来。

窗外的雨一直淅沥沥地下着,止戈翻完了书,将目光投到窗外歇歇眼睛。

中吾国应该很快就能恢复原样了吧,止戈伸了个懒腰,将书放下,跑到窗边,贪玩地伸出手去接雨水。

离忧看她在那玩水,倒也不急着问,过了半晌,才开口问起了正事:“找到了?”

“嗯,找到了,等乐言他们回来再说。”止戈也不转过头,随意地回道。

“人间的邪怪啊,是因为他们为祸人间才会被称之为邪怪,才需要被除去。天上地下,六界各族,若是有人作恶多端,为祸一方,都是应该被除去的吧?”止戈将手从窗外伸回来,用法术将手上淋的雨蒸发掉,懒懒地呢喃了一句。

离忧知道她是在问自己,便干脆地回道:“当然。”

止戈继续问道:“若是有人做了恶,才让邪怪开始作恶报复,其实那人应该算是咎由自取,那应该除去的是人,还是邪怪呢?”

离忧不知道她为何有此一问,但还是认真地回答道:“那要视具体情况而定了,若那人犯下了大罪,应当是要受到相应的惩罚的,若是邪怪犯下了大罪,也必然要受罚。”

止戈微微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了。

这时,乐言和唐华带着采菲回来了。止戈见采菲神色呆滞,便好奇地问发生了何事。

原来,乐言带着唐华和采菲隐身进了王宫,采菲自己凭着本能兜兜转转走到了国王牧合的寝宫,还见到了牧合的王后,他们两人正因为天降甘霖而欢欣雀跃呢,采菲看到他们那个样子,神色突然变得十分可怕,差一点就又要化身为邪怪了,幸好乐言察觉不好,提前封了她的意识,将她带出王宫,否则国王和王后可就惨了。

止戈盯着采菲看了一会后,便将她带回房间休息,顺便在房间外加了一层结界,免得她控制不住变回邪怪,惹出事端。

做好这一切后,她回到原来的房间,将今天从书里查到的情况和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那浑夕山的水泽里自古便住着奇兽肥遗,但这肥遗千百年来从未给人间带来灾祸过,只有人的怨气进入它体内,将它转化为邪怪,它便会自动吸食水汽,导致出现的地方的国家有大旱。照这个情形来看,应当是采菲的怨气进入了肥遗体内,采菲和肥遗融为一体,所以采菲才会失去记忆,肥遗才会让中吾国三年大旱。”

唐华好奇地问道:“那采菲为什么会有这么重的怨气呢?难道……”

止戈点了点头,唐华心里一丝悲伤掠过,竟突然为采菲担忧起来。

乐言接着道:“按理说,肥遗本身只是异兽,并不伤人,也非邪怪。我们要想彻底地驱除邪怪,就要驱除采菲的怨气,也就是说,要解开采菲的心结才行。”

连着几日的降雨,让王宫御花园里那些本来已经枯萎的花树也有了些起死回生的绿意。巳时的阳光还很朦胧,虽然今天放晴了,但天气还是阴着,似乎随时还会再下一场暴雨。

花园里雾气迷蒙,牧合连着几天没出来散步了,今天却走得过多了,有些乏累,便伏在花园中心的石桌上陷入了浅眠。

半梦半醒之间,渺渺的雾气中,蓝色裙摆款款行来,将一件披风轻轻搭在了牧合身上。

恍然间,牧合以为是故人来入梦。

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牧合看到了那熟悉的蓝色衣裙,以及隐在雾气中看不真切的面庞,那张这几年连在梦中都无法相见的面庞。

“采菲。”

“孤王,很想你。”

牧合呢喃着。

采菲惊讶地睁大了双眼,看向她自小便陪伴在身侧的王上,像是有些迷惑又有些懵懂。

“大王,采菲离开了您很久吗?为什么王城会变成这个样子?还有,大王也变得有些……”

“有些苍老了,是吗?”牧合接过采菲的话,抬手抚摸上了两侧鬓角。

三年里,因为悔恨和思念,还有对国事的忧虑,他虽然年纪轻轻,却早生了华发。

“大王,您不是让采菲去了浑夕山吗?之后发生了何事,采菲什么都不记得了,大王,您可以告诉采菲吗?”

牧合的手颤了一下,似是有点不敢相信地看向采菲,道:“这难道不是梦?采菲,你还活着?”

采菲脸上的神情更加疑惑了,她凝眉想了一会儿,奇怪地问道:“大王,您为什么会这样问?奴婢当然还活着啊!”

“因为……你……你……”牧合欲言又止,不知道该不该将真相告诉她。

潍坊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珠晖区妇幼保健院
鄂州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烟台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湖北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