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游戏

TA说

发布时间:2019-07-14 03:31:50

他说,他爱你,但他没说他只爱你。他说,永远和你在一起,却没告诉你他的永远可长可短。他说,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我还是要离开。其实你知道,那么这句话说了也是白说。他对你的爱可以用一句我爱你就足够,可他给你的伤害却不只是一句对不起那么容易。往往难过的,是付出多的那一个,往往受伤的,是付出深的那一个,往往越是在乎,越注定受伤难过。

他说,你怎么总是反应这么慢呢,我在想是不是因为什么时候我都会比你慢半拍,所以当你已经释怀,我还没能走出伤害。所以当你已经有了新欢,我却还在恋着旧爱。有时候很想走出过去,但总是在走到半路的时候,喜欢对自己说,还是活在过去里吧,如果过去的我,还记得你。其实记得你,不是件好事。只能说记得你,比忘记你要容易,所以我记得你。

他说,我们不合适,其实,明明是因为你们更适合。我们,这是一个多么有感情色彩的词,可是用在这里,我也分不清有着怎样的感情。十年之前,我们像陌生人一样走过街头,十年之后,我们依然像陌生人一样走过街头,十年之前的我还憧憬着和你的相遇,十年之后的我多庆幸再也没有那样的运气。

他说,我真的喜欢过你,其实这句话和我真的在你身上浪费过感情差不多,谁知道你的喜欢是不是真的,谁知道你真的喜欢过多少个人,谁知道你还会喜欢多少个人,谁知道你有多少感情可以浪费。偶尔会想事隔经年再次相遇,会是怎样一幅光景,或许那时你的身边挽着另一个人,或许那时我的手在另一个人手里,或许那时我们还可以微笑寒暄或是沉默以对。

她说,我一直坚信你有我要找的可以让我落泪的肩膀,可是后来找到了你,却发现眼泪依然无法落下。其实有一种更可怕的情况是,眼泪还在那,肩膀不知哪去了。这个世界上,枕头永远比肩膀值得依靠,肩膀丢了,可以找,枕头就别丢了,抱着自己的枕头找一个肩膀,比较好,因为枕头是自己的,所以万一找不到,还可以枕着枕头继续睡觉,如果找到了又不见了,还是可以枕着枕头继续睡觉。

她说,我不想我们之间的结局是好聚好散,我只想要么不见,要么不散。其实说过不见的人还是可能见到,说过不散的人似乎都散了。我们有时候遇不到,无非是因为没有那个必要。遇到了,我们应该说些什么,应该做什么,我们怀念的人,早在记忆中定格的模样,可以经得起世事变迁,却没办法被随意更改。

她说,纵然有百万个理由离开你,我也会寻找一个理由为你留下。这句话其实是有前提的,前提是你值得,前提是我觉得值得。否则,离开是不需要理由的,就像留下其实大多时候也不需要理由,说走的没走,说走的时候没走,该走的没走,该走的时候没走,想走的没走,想走的时候没走,就走不动了,就走不了了。

她说,今日复今日,今日何其多,我们所没有的,只是明日罢了。明日,我们都被忘了,又或者,只是一个模糊的碎影,悄悄来过,悄悄离开,挥一挥衣袖,没带走天边的云彩,还撒下了一地的斑驳。海的那一边,天黑都看不见,何况思念。海的那一边,只有海角和天边说着永远,永远到不了的永远。

哈尔滨哪家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羊角疯病哪个医院权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