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美食

梧桐小说虫贵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7:44

虫贵,本来有个正式的名字,叫重归。他一点都不喜欢。什么意思?重新归来?不明不白的,本来就存在的一个人,怎么会叫这样一种名字?现在什么时代?网络,超现实时代了,还要重归什么?返璞归真吗?大可不必。于是,他打算从名字开始改变自己。很快想到一个直接简洁,关键别人容易叫顺嘴的办法,名字嘛,主要是留给别人叫的,当然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他苦思冥想了三天,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突然就顿悟了。  第二天先在家里宣布:“鄙人重归,现在正式申明更改为虫贵了。”  妻子给了他一个卫生球眼白,说:“又喝多了,你本来叫重归。”  新生的虫贵愤然强调:“不是重归,是虫贵。”  妻子把卫生球眼改成了元宵眼,大吼:“知道你叫重归。我嫁给你有20年了吧?当然知道你叫重归。从来没有走,怎么会叫重归?可那是你爹妈给的名字。你也不用三番五次强调。”  虫贵用更加愤然的语调很大声强调:“不是重归,是虫贵。”  他特别加强了四声,努力要把阴平和去声区别读出来。可怜不是北京人,小时候普通话没有学好,无论他怎么努力,读出的声音,还是阴平“重归”。虫贵完全绝望了,感觉无法与妻子沟通如此深奥的文化,于是放弃了再一次解释,嘟嘟囔囔说:“重归就重归吧,和没有文化的人讨论学问,就是对牛弹琴。不如去茶楼宣布,文化人之间比较便于沟通。”  虫贵离家而去。他很想别人可以理解,这个名字有着非凡的意义,想想把,一条普普通通的虫,为什么会加个“贵”字?有价值的东西才会贵。虫贵,当然就是很值钱的一条虫。这个名字肯定比什么重归有意义多了。    近些日子本地流行一种新型文化,被诸多新人誉为茶楼新文化运动。好事之徒以为太过繁琐复杂,便将其简称为“茶文”。顾名思义,喝着茶聊出来的文化。便是一群有共同文化嗜好之徒,专门经营的一种特色茶楼。除去与其他茶楼一般无二的几张茶桌,几把椅子,以及茶道所需一应俱全,专门给每位茶客备有电脑一台。诸君便可以在键盘之上写出龙飞凤舞的文章来了。如是有些疲惫,自是清茶一杯,在茶楼踱上几步,也可以找三五个同道中人,打开别人的,或者自己的大作,慷慨激昂、激越文字一番。有意思的是,这样的茶文多了,又有愿意为文化发展贡献绵薄之力的人,在网络上将这些茶文整合起来,还择其高明之文付印刊发,竟成了一番事业,而且是蒸蒸日上,做成了赚钱的买卖。为了鼓励茶文发展,在这个联盟上面,自然也规制了许多的典章。即是体现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意思,也是鼓励鞭策新人。这样一来这个茶文联盟,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在赤县神州独成一道风景。  列出其中几条,诸君看过便知其中良苦用心。例如:严格规定不得用各种方式剽窃他人作品,不可重复发帖,不得化整为零等等、等等。再有就是鼓励政策啦,评为飘红的作品,可以奖励现金,一个颇有激励作用的数字。于是乎,茶文风起云涌,佳品如云。    话说在诸多茶文之中,有个叫青草的,不过一个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晚字辈。倒也聚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每日里高谈阔论,奋笔疾书者大有人在。渐渐有些不可小觑的意思了。茶楼的主人自号清风道长,不仅自己文采华丽,笔法从容,而且为人颇具豪气,人缘甚佳,麾下的精兵强将日渐增多。只是人气足了,也免不得良莠不齐了。除去吸引了众多高手,像虫贵居然也在青草登堂入室,俨然一高手模样。  别说,虫贵自从进入青草,受到各种文化熏陶,果然大有改观了,渐渐也有了一种舞文弄墨的冲动。也会弄上几句小诗,写上几行散文。只是终究很难跻身大雅之堂,要弄个飘红之精,还是难上加难。虫贵看着其他的茶文之友,每当文章飘红之后,在茶楼之上眉飞色舞,指点江山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滋味。久而久之的心中一股郁闷之气,便结在了心里,再看那些别人飘红的文章,已经不是羡慕了,渐渐转成了嫉妒,甚至有些恨意产生了。  这日,大家在青草打开电脑上的茶文联盟,看见又有四五篇文章飘了红。大家忍不住兴高采烈地以茶代酒,相互祝贺起来。那些溢美之词让虫贵心中的恨意,急速膨胀起来,便恨恨地离开了青草,回家去喝闷酒。    老婆看虫贵气色不对,只顾在那里埋头喝闷酒,便过来问他:“重归啊,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已经戒酒不喝了?今天这是怎么啦?”  “戒酒?我为什么要戒酒啊?”虫贵醉眼惺忪地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说。  老婆指着他鼻子,说:“不是前几个月,你自己从茶楼回来说的?从今往后你就弃酒从文了。保证不再醉酒,因为醉酒之后写不出好文章。”  虫贵仰着脖子又喝下去一杯酒,以后指着老婆,说:“你这个老娘们懂什么?李白醉酒诗百篇!喝醉了才有文采。”  话还没有说完,就一头栽倒在酒桌上昏睡过去……    不料,虫贵这一醉醒来,还真是“幡然醒悟”,开窍了。他想到了另外一条扬名立万的路子。原来,这个茶文联盟为了弘扬正能量,打击不良文风,在诸多的典章制度中,还有一条相关的鼓励举报政策:凡是举报违规,查有实据的,都会受到茶文联盟的奖励。这虫贵心想:早就有高手说过,一个无名小卒要是想快速走红,有效的一个办法,就是在一个网络世界的局部空间,挑战一个高手,保证可以瞬间走红。如今联盟又有鼓励政策,岂不是一条捷径?  思定之后虫贵不再酗酒了,他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朝房间里走去,打开了电脑,然后醉眼惺忪地开始搜寻茶文联盟上面的文章,一面搜寻一面寻思,如此大海捞针不是个路子,总要琢磨个快一点的方法才好。当他的目光看见一个叫魔天的人写的小说时,忽然觉得心头灵光闪过。记得那日在青草茶楼,曾经很谦虚地向他讨教写小说的技巧,那魔天倒也如实相告,曾经说起自己有几部未有完成的长篇巨作,因眼下失去了创作灵感和欲望,便决定化解作为素材使用了。虫贵暗想,这话的意思莫不就是化整为零?将长篇改作短篇来发?联盟规定属于违规行为,寻找这类作品的漏洞,该是比琢磨哪一篇有剽窃嫌疑,要方便许多?  于是乎,虫贵先去卫生间冲了个凉,让自己神清气爽起来,然后,精神抖擞地重新回到电脑前面坐下,开始了自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伟大工作。一瞬间,虫贵自我感觉伟大高尚起来,觉得自己正在从事这一件很伟大,很有意义、也很有价值的工作。他是在为了网络文学的纯洁而战,很快地,他就找到了一批文章的蛛丝马迹。当然其中少不了有那位,虫贵多次表示要敬以为师的人。为了表示慎重起见,他没有把手里掌握的宝贵资料。直接在茶楼文学联盟的网站里投诉,而是把资料拷贝到了一只u盘上,然后带着这只U盘,去了联盟的编辑部。    自从联盟成立以来,事业蒸蒸日上,便在这个城市投资了一座楼房,将联盟总部设置在了这座楼里。这是一座高达巍峨的建筑物,竟有68层之高。虽然及不上那些世界的摩天大楼,却也已经跻身高楼群的行列。竣工不久,这个城市的市民已经熟悉了这座大楼,习惯把它称作文苑大厦,因为这个联盟的全称是神州文学茶苑联盟。市民们还知道每天在这座大厦里出出进进的,都是清一色的文化人。    虫贵一本正经还专门换了一身打扮,衣冠楚楚地登堂入室,走进了文苑大厦。站在大厅里左右观察、仔细端详了一番。  这大厅真可谓富丽堂皇,大理石铺地,金色基调的装修,大厅中一对汉白玉的大石柱,上面居然雕着一条金龙。想必是为了突出中国龙这个象征寓意,体现所谓龙文化精神吧?  虫贵一番暗自感叹后,走去观察各楼层分布:编辑部、办公室、总编室、主席室、会议室、财务部、后勤部、出版社、联盟杂志社……虫贵看得有些眼花缭乱起来,他终究有些胆怯,也拿捏不准,究竟应该走进哪一个房间?他不由得面对那面墙沉吟起来。  也许是虫贵的迟疑引起了关注,一位保安人员朝他走去,很有礼貌地问道:“请问这位先生,你有什么事儿?”  虫贵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迟疑,然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那位保安抬起手指着十三层的一块小铭牌,说:“您去监察部好了。”  解除了困惑的虫贵,连忙恭恭敬敬对那位保安敬礼致谢。或者这位保安自从担任这项工作以来,从来不曾得到如此礼遇,慌不迭地还礼答谢,一溜烟似的逃开去。    虫贵有了目标,直奔电梯,到了十三层,走下电梯的时候,才想起这个楼层数似乎有些不吉利的意思,又一想,到底是文化人办公场所,这个数字其实的确是适合分给监查部门办公的。  走到监察部门口,门紧闭。虫贵抬手轻轻敲了几下,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请进!”  虫贵推门而入。  挺大一间办公室,对着门摆放着两张办公桌,属于比较时尚,接近老板台的一种。另外靠近门口的墙边上,摆放着一对棕红色的沙发,很有气派那一种。在两张办公桌的后面,分别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大约50来岁,穿着很普通,却透出一股子浩然正气。女的,也就是40岁模样吧?穿的不算时尚,却带着一种典雅、高贵的气质。  虫贵不由得不再心中暗叹啊,这文化人就是文化人。看看这位先生,满脸都是正气,旁边那位女士雍容典雅,真正的人才啊。  那位先生和颜悦色地招呼虫贵。“这位先生,我有什么可以帮助您?”  一边起身招呼虫贵坐在沙发上。虫贵落座,然后取出U盘,双手递过去,十分严肃认真的样子。 那人也连忙很虔诚的态度接过来,同时问:“请问先生,这是什么?”  “证据。是我查实的违规证据。”  “哦,其实我们网站上面有举报信箱,先生不必亲自跑来。”  虫贵听了此话却以一种更加认真负责的姿态说:“举报是件大事,还是面对面比较靠谱。我把U盘亲手交到监察部,才比较放心。”  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士,听了此话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那位先生却还是用很端正的态度,一面接过U盘,一面说:“谢谢你先生,我是监察部的曹鹤。那位是我的同事,叫渔阳。先生贵姓?稍等我会给你开一个收据。你请稍坐一下,我让渔阳把盘打开看一下,然后保存好数据,您就可以把盘带回去了。”  “好好好。”虫贵一连三声好,然后说:“鄙人姓虫,单名一个贵字。”说完端坐在那里喝着曹鹤给他泡的一杯清茶。  曹鹤将U盘拿过去,又回到沙发陪虫贵坐着喝茶。渔阳将它插好,打开一看,“咦”了一声,对曹鹤说:“老曹,你过来看一下。”  曹鹤起身过去看渔阳那台电脑的荧屏,看见上面的显示,也有些吃惊。他挺沉得住气,回到沙发上坐下,然后对虫贵说:“虫先生,你可以把U”盘带回去了,相关数据我们已经拷贝。请给我们一些时间落实一下。    虫贵一着急站起来问:“什么?还要查实?要等多长时间?你们不能让这样的人逍遥法外啊。”  曹鹤笑着安慰他,说:“这个你尽管放心。如果查证却有其事,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同时兑现给你的奖励。可是我们也不能只看你的举报,就处理别人对不对?我们对这些举报的违规,有一个处理程序的,必须按程序走。”  虫贵瞪起眼睛,叫起来:“还要走程序?这么复杂?”  那位叫渔阳的女士忍不住说话了。“我说虫贵先生,您以为处理举报是小事儿吗?我们这里接受举报,虽然不能和检察院接受贪污受贿的举报相比,也是件很认真的大事吧?您自己去想想,一个作者辛辛苦苦爬格子,敲键盘容易吗?好不容易写了一篇文章,遭到了举报,我们忍心就是根据您的一面之词,立马把他的作品枪毙了?取消飘红和奖励,对一个作者不是小事啊。所以我们才制定了严格的举报核查程序。”  虫贵忙问:“那具体的程序有几步啊?”  曹鹤回答他,说:“我们接受举报的步是,出具相关证明表示已经接受举报。如果在网站,我们会用监察部的名义回信接受举报。第二部,暂时取消作者被举报作品的飘红和奖励。这项就好比查封财产差不多,我们是暂时查封作品。第三步,我们会派专人核查举报内容。如果举报符合事实,我们会正式取消该作品的飘红、奖励,还要根据情节给予一些处分。比如口头警告、书面警告、列入黑名单,一直到查封账户,开除出文苑联盟。同时我们会对举报人发放奖励和给予表扬。当然,如果举报不实,我们核查没有发现作品有违规行为,那么就会在24小时之内恢复被查封的作品飘红和奖励。同时也会视具体情况核查举报人的情况,对含有故意、恶意诬陷其他作者的行为,也会给予必要的批评和处分。这也是让举报人接受教训,举报一定要实事求是的意思。”  曹鹤这番详尽的介绍,听得虫贵暗中倒吸一口凉气。只是事已至此,自然就只有硬着头皮朝前走了。老实说,虫贵自己心里一点没有底。    回到家里,虫贵心神不宁,想想不如去茶楼探探消息,便重现走出家门,就连老婆在后面追着喊些什么,也没有听清楚。 共 711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孕不育的诊断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病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