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历史

一份寄往西楚的报告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6:17

尊敬的西楚中央有关领导:  为了让贵处更全面、具体地了解楚王之N代孙子项小羽的个人状况,鄙人范谏经过长期c地调查、取证、研究,在以前报告的基础之上,近期又细致地做了进一步的完善。现就项小羽的周末做了一份较为详细的报告,虽然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但能够比较全面地反映出项小羽目前的状况,以供贵处备用。  小女子由于文采贫瘠,虽尽力想使文字更西汉一些,但行文还是不乏呲牙,望海涵!具体报告内容如下:    1、都市堕落的谎言  G市的灯光,急迫地抹去了天际的一线光明,证明着夜晚的真实存在。从远处望去,整个城市,安静地沐浴在七彩的灯海里,海市蜃楼一般。  人们一路被归家的浪潮挟裹着,缓缓流向城市的角落。没入钢筋混凝土中。  经历一段漫长的挟持之后,姬筱雨从人海的主干中分流了出来,一步步迈上台阶,向安装在高楼中的那个家移去。  姬筱雨无力地在高楼里攀着。一阶又一阶。姬筱雨的双腿宛如两根酸痛的木桩,膝关节像是被卡住了,僵硬得无法弯曲。但忽地又变得没有一毫力气,整个身体有一种瘫软下去的强烈欲望。姬筱雨真的没想到,自己苦心经营、铸造了三十年的躯体,仿佛在一转眼就要如此毫无防备地溃败下去……  姬筱雨在心中不停地拷问自己:医院诊断书上的AIDS,是我可以修改的么?……哎,该死的感冒!如果不是这场感冒,就不会有此次的医院之行,如果不去医院,自己就不会知晓……  打开房门,屋里空荡荡的。一种只塞满了落寞的空荡。项小羽仍不在家。尽管明知会是这种局面,但姬筱雨还是不由自主地,从客厅走向卧室,从卧室走向卫生间,又走向厨房。厨房里一尘不染,洁净得让人有一种不祥的的幻觉,好像再也没有人会使用它了。  每次闹矛盾,姬筱雨总是不得不承担这种要命的局面。项小羽要挟她的利器,便是昼夜不归,不给她任何消息,仿佛他已从地球上消失了一般。也许是蜜月刚刚转身,他们之间便有了互不相让的争执,尔后是永无止境的冷战。昔日那种缱绻美好的片段被这种冷冰冰的气氛驱逐得越来越模糊不清。别别扭扭的日子在毫无防备中接踵而至。姬筱雨那纤细的神经纤维,也随同它滑向了脆弱的荒漠中。  昨天早上,在餐桌上,争执又不小心地从两人的嘴里溜了出来。  “小羽,你今天下午能不能早点下班,陪我去一趟医院?”  “每天就你事多。去那鬼地方干啥?”  “你说干啥!我昨晚咳嗽了一夜,你难道不知道吗?”  “哦。筱雨,你还是自己去吧。我们单位近挺忙的,我晚上还加班呢。如果真有事,你再给我打传呼。”  “加班?!不去拉倒,何必找借口?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在这时,一阵剧烈的咳嗽突然而至,迫使姬筱雨嘴里还未来得及嚼碎的食物,猛地被冲击了出来,喷满了饭桌。两人的早餐变得一塌糊涂。  姬筱雨顿时备感尴尬,她没有去看项小羽的表情,而是惶惶地去收拾残局。  一连串的摔打声突在客厅里惊炸炸地跳出来,击碎了空气中的安静。  项小羽摔下无辜的碗筷,愤然离桌。  “姬筱雨,你他妈的这不是存心恶心我吗?太过分了!”  姬筱雨被这倏然而至的强烈气氛弄得有些木然。转而是一种深深的悲哀。但是,这种悲哀陡地转化成了另一种能量。愤怒的力量。  姬筱雨一把抓起项小羽的饭碗,狠狠地摔在了地板上,“哗啦”一声,空气似乎也一同碎了。  “项小羽!你个王八蛋,你眼里还有你老婆吗?!”  “老婆?鬼才晓得到底是谁的老婆!实话告诉你,这日子没法过了!老子的尊严都被你的绿帽子削掉了一层皮!”  ……  姬筱雨像折翼的鸟儿在房间里扑腾了一番之后,揣着一种繁复的心情,竟主动给项小羽打了一个传呼。姬筱雨语调无限深情地让传呼小姐传呼道:“老公,请你今夜回家进餐。我等你!”  在倾倒出那句情意绵绵的话时,姬筱雨的心底陡地移来一片感动。她突地变得欢呼雀跃起来,孩童一般,连蹦带跳地抓起钱夹,向楼下家属区的菜市场跑去。  买菜。择菜。洗菜。切菜。炒菜。姬筱雨花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来完成这个程序,四菜一汤变戏法似的出现在餐桌上。在执行各个环节时,姬筱雨自始至终都是忘我的,把下午去医院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仿佛她的身体压根儿没去过那儿,只不过是灵魂去梦游了一回而已。在这种忘我的状态中,还饱含着期待。期待锁孔的转动声突然从天而降。  布上鲜菜靓烫,高脚杯,白色蜡烛,一顿丰盛而温馨的晚餐诞生了。姬筱雨抑制不住地再次给老公打了一个温柔而急切的传呼。  姬筱雨的等待一直是饱满而温情的。他相信老公对她的表现是不会无动于衷的。说不定他的脚步正踩在回家的楼梯上呢!就在这时,姬筱雨果然听到有隐约的脚步声从楼道里飘来,一阶又一阶,向楼上漫来。姬筱雨惊喜地感到,那充满节奏而裹上希望的脚步正一下又一下地踏在她柔软的心坎上,她的心率也随着它的节奏而一拍又一拍地跳动着。姬筱雨不由自主地从沙发上站起身,蹑手蹑脚地移动到门后,她要给老公一个意外的惊喜。  那脚步声在姬筱雨的预料中静止在了门外。钥匙串的抖动声清脆响亮地从门缝钻了进来,滋润着她的心尖。姬筱雨把右手轻轻地放在了门闩上。在老公把钥匙插进锁孔的那一瞬,她就让门自动开启,扑上去,用一个温柔的拥抱迎接他。  钥匙插进了锁孔,咔嚓,咔嚓,门咣当一声打开了。咣当一声又撞上了。  楼道又复于平静。  姬筱雨软绵绵地把那只停放在门闩上的手缩了回来,颓废地坐回沙发里。  姬筱雨望了望墙上的电子钟——9:08。大约三四分钟后,她才把视线从电子钟上拉了回来,默默地打量着餐桌上的饭菜。先前争先恐后往外发射热量的情形不知何时谢幕了,它们寂寞地瘫在盘子里,毫无热情可言,给人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姬筱雨又一次给老公打了一个传呼。  姬筱雨那饱涨的等待之潮一浪一浪地退去,一滴一滴地归于平静之海,跌入了无止境的冰冷里……  姬筱雨突然莫名地烦躁起来。她忽地站起身,“啪”的一声打开了电视机。电视机里正上演着眼花缭乱的电视剧与形形色色的广告。剧中的帅男靓女们表演着爱恨情仇,权力欲望。而那些充满了诱惑的广告,大多娇柔做作。姬筱雨把手中的遥控器摆弄得晕头转向,也没有搜索出一个她看得上眼的节目。其实,姬筱雨并非一个趣味高雅、眼光挑剔之人。以前与老公一起看电视时,她会把那种无聊的广告看得津津有味,乐不可支。  电子钟的时针爬到了11:00。  姬筱雨的耐性在时针的爬行中也走到了尽头。虽然楼道里不时有脚步声传来,但自家的房门始终处于禁闭状态。如是往复Y次,姬筱雨几乎是在愤怒的支使下撤去了酒杯、蜡烛,抓起筷子,把冷冰冰的饭菜狠狠地填塞进了自己的肠胃中。就在牙齿触摸到冰凉的那一瞬,有一滴泪珠,晶莹地从姬筱雨的脸上挂了下来……    初冬的寒流,水一样铺天盖地地漫来。淹没了山川。冻结了城市。封锁了家门。  在这个枯寂的夜里,天空悠然飘起了片片雪花。G市的场大雪来了。  项小羽软塌塌地蹬着自行车,浑浑噩噩地龟行在回家的路上。在雪花与冷清的护送下,他像个受伤的幽灵。  此时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  要知道,项小羽已经有一天一夜没吃过一顿像样饭,睡过一个囫囵觉了。从周五的18点钟到现在,项小羽一直待在办公室里。他几乎不吃不喝不睡不动。百分之九十七地处于静止状态。这期间,除了吞掉三盒康师傅方便面,抽了四包散花香烟,上了五趟厕所外,项小羽就再也没干过别的闲事,更别说离开电脑桌了。项小羽正襟危坐在桌旁,含情脉脉地同电脑“四目相对”。面对电脑,项小羽就如同一个激情燃烧的情人,死死黏糊着它,从不去计较个人的健康与生命。  大约在一年(或两年)前,偶然的一次机会,项小羽忽然沾上了电脑游戏,从此一发不可收。从初的《帝国时代》《神话时代》《盟军敢死队》……到《红警联合战线前传》……当初,项小羽就是冲着游戏才勒紧裤腰带给家里添置了一台电脑的。为了赢得老婆的许可与欢心,项小羽把电脑搬回家后所获得的桩战果,就是教会了老婆上网聊天。初的时候,面对项小羽的这一爱好,姬筱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但是后来,项小羽竟发展到了半夜偷偷起床玩游戏的地步。也许就是从那时起,他们两人的美好感情走向了破裂,直至土崩瓦解。有一天夜里,姬筱雨悄无声息的在老公身后站了大概三十分钟,尔后,她从容不迫地把一盆冷水从他的头上淋了下去……从那以后,项小羽便秘密地开辟了“第二战场”,把“战火”烧到了单位的办公室……  项小羽是起身去公文包里拿香烟才发现传呼机上的留言的。戴着耳机进行虚拟战争的项小羽,不可能听见外界的任何声音。哪怕是他老婆那饱含温情的呼唤。  当项小羽轻手轻脚走进家门时,卧室的壁灯寂然的明亮着。温柔得一塌糊涂。床上的姬筱雨已经安然入睡了。橘红的光辉静静地泻在她雪白细腻的脸庞上,泛起丝丝温馨炫目的红晕。整个脸蛋宛若一枚鲜艳欲滴的水蜜桃,溢出浅浅的诱惑。项小羽呆呆地站在床头,傻傻地注视着姬筱雨,好似打量一位从未见识过的天仙美人……就在那么一瞬间,全身所有的饥饿、疲劳、困乏……纷纷弃他而去,项小羽蓦地感到体内的血液急剧倒流,“狼奔豕突”,急需找到一个缺口,下肢的生命之根迅疾发出响应,其势不可遏制,勇士一般,顽强地站立起来,注满了无尽的神奇力量……项小羽呼啦一下揿翻杏黄色的被子,如狼似虎地向姬筱雨扑去,死死钉在她柔软的身上,凶凶地咬住她丰盈的双唇……  “啊!……”姬筱雨猝然从梦中惊醒过来,不由得被这突如其来的举止吓得尖叫。她的意识瞬息苏醒过来。姬筱雨突使出全身所有的力量,狠狠地向老公搡去……  “扑通!”毫无思想防备的项小羽不可挽回地跌落到了地上。  “项小羽!你个王八蛋!给我滚出去!——”  一切复于平静。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默的泥潭里。空寂。幽冥。惟有一粒火星在黑暗中明明灭灭。宛如聊斋里的鬼火。  项小羽直直地平躺在沙发里。他的身体因生气与愤怒而变得僵直。项小羽一支一支地吸着香烟。他在努力地用烟气和尼古丁安慰着他的肚子。项小羽感到他的肚子鼓鼓的,胀胀的,如一只受迫的炽热的圆筒,里面塞满了沮丧、烦躁、忧郁、失望、落魄……仔细看上去,这圆筒微微地向外膨胀着,拥抱着它,就如同抱着一筒随时都可能会爆炸的有毒废物……  与此同时,在这静默中,有嘤嘤的啜泣声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同坚硬的静默作着软绵绵地抗争。姬筱雨哭了。她哭得无力而投入。哭得精疲力竭却不乏顽强。对于老公刚才的举动,她恼羞成怒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在恼怒之余,姬筱雨的私心里却有了那么一丝惊喜。连她自己都无法计算,老公有多久没这样地“进攻”她了。那种攻势大约只发生在蜜月时期。后来就算有过,那也是少之又少的。这就像周岁孩童的牙齿,粒粒可数呵!结婚6年来,有多少个无涯的日子里,姬筱雨煎熬在欲望的火山里。在四周黑黢黢的某一刻,她的身体冷不丁地苏醒过来,发出饥饿的呼喊,她强烈地感觉到,她躯体的每一粒细胞,都张开了饥饿的嘴,等待食物的馈赠……或者,自己的身体化做一只果冻,或者一枚鲜果(例如樱桃或荔枝),被整个儿地吞掉……而此时此刻,她的老公在哪里?他正坐在电脑旁,在荧屏上,执著无比地实践着他的英雄梦,留给她一个无形而冷漠的背影……温存毕竟还是有的,十天,二十天,一个月,或者更长,但是,在她沉寂的身体还未活过来时,5分钟?3分钟?软体虫一样的老公早已偃旗息鼓了……    2、Internet里的雨季的忧伤  午后的阳光,软弱无力地依附在百叶窗上,仿佛随时都有跌落下去的可能。屋顶上的积雪,正同阳光作着无谓的抵抗,在太阳这个强敌面前,有一绺绺的水滴,缓缓地从玻璃上滑过,而雪花惟有泪千行……  姬筱雨静卧在被筒里,木然地注视着窗玻璃,任无形的时光随同水滴一起滑落,消失……  今天刚好轮休,姬筱雨不用去“四月天”酒楼上班了。即使不是轮休,她也没有丁点上班的心思与激情。姬筱雨感到累了,如陷入了累的海洋里。  忽而,一串清脆嘹亮的“叽叽喳喳”,刺破了室内凝结的空气,空气好似一下苏醒了过来。姬筱雨的手机在忍受了长久地沉默之后,有些不甘心地叫唤了起来,有短消息来了。  一看见这款梦幻粉的夏新手机,姬筱雨的心头忽悠悠地飘过来一丝温情,这是老公去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而节俭的他,现在还在用着掉了老远队的传呼机。那时,她记得自己还在老公怀里撒了满满的娇,虽然那时他们不是甜蜜如初,但是比起现在,根本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了。  姬筱雨逐字逐句地读着手机里的短信:  男人与电器:20岁日立;30岁奔腾;40岁正大;50岁微软;60岁松下;70岁联想;80岁索尼……   共 763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囊肿的临床表现和并发症
昆明好的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发病后会有哪些症状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