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港 > 时尚

工地保安围殴讨薪民工称打死一个少一个图

发布时间:2019-11-10 21:46:35

工地保安围殴讨薪民工 称打死一个少一个(图)

按此前他们与“名门城”承建商中建二局四分公司的协议,中建二局四分公司6月1日前支付其拖欠工资400万元,随后每月1日前支付一笔,直到9月1日前支付完毕。4月30日,在商丘住建局等单位强力监督下,承建单位中建二局四分公司答应支付部分工资,余下工资9月1日前分期付清。

原标题:工地保安围殴讨薪民工 称打死一个少一个(图)

红圈中显示周勇刚正被围殴。 视频截图

工人们施工完成的别墅小区。

事发地名门城项目工地。

36岁的永川籍工人周勇刚,之前在河南“名门城”工地干活,活干完了,工钱却没拿完。和他有一样遭遇的,还有同行的几百名工人。

据了解,名门城承建方此前共拖欠400名工人1700万元工资,其中317人是永川籍工人。截至发稿时,他们被拖欠的工资还剩近900万元未拿到。

按此前他们与“名门城”承建商中建二局四分公司的协议,中建二局四分公司6月1日前支付其拖欠工资400万元,随后每月1日前支付一笔,直到9月1日前支付完毕。

然而前天,三百多名工人只拿到50万元的工资。因对方再次食言,工友们又开始维权。两度前往商丘的永川维权工作组组长梁建明说,在他近几年参与的维权案例中,这次是艰难的一次、耗时长的一次,“可以说是一波三折。”

起因

工人做完工却拿不到工资

“名门城”是河南省商丘市的市管项目。项目在商丘市睢阳区,承建商为中建二局第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四分公司。

2013年1月21日,重庆汇龙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龙公司)与中建二局四分公司,签订了《名门地产商丘三里桥工程劳务分包合同》。

汇龙公司负责木工部分的龚能军说,他管理的木工有200来个,多是2013年春节后进的工地。约定看楼层进度,按一定比例先付一部分工资,余下的待工程结束时结清。

事实上,承建商并未按约定付款。龚能军说,他拿到的笔款,是在开工5个月后。直到2014年10月,他负责的木工工程完工,而涉及的账目至今没结清。

按他的说法,早在2013年10月份时,承建商资金就没跟上,未按合同约定按时付款。无奈之下,汇龙公司甚至放弃项目部分建设的劳务承包。今年春节前,农民工因没有领到工资,向多个部门投诉、反映。

毁约

承建方安排其他施工队做工

龚能军告诉,到春节前的一两天,工人们被迫到商丘市政府上访,请求落实工资。在此前,他们去过商丘市信访局、住建局等部门。“信访局一当官的承诺:春节后先付款再开工。”龚能军说,该局也协调支付了一笔工资,说让工人先回家过年。

今年元宵节后,工人陆续回到施工现场。但中建二局四分公司未履行“先付款后开工”的承诺。在没签订撤场相关协议的情况下,拒不付工资的中建二局四分公司,强行安排另一施工队进场。

今年3月17日前,汇龙公司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却一直未得到解决。3月18日,汇龙公司对自己的施工区域进行断电。

冲突

维权民工被保安用警棍挥打

3月18日上午10时,电工周勇刚切断电源,引来一群身着制服的保安。后来,双方大打出手。

工人王强拍摄下了当时的现场视频。视频画面中,工人们都围着配电箱,以阻止第三方施工队来合电闸,与工人静静对峙的,是十多名手握警棍的保安。

在视频开始时,一身着黑呢的大衣哥对保安训话:“凡是阻止开电的,只要他们围起来,kuo(商丘方言,打的意思)死一个少一个!”

随后两群人扭打在一起。看到周勇刚从混打中被推出人群时,头戴黄色安全帽,两手空空。两名保安手持警棍追上去挥打,还伸腿踹向周勇刚。相反,周勇刚则在后退中躲避,摘下安全帽当武器,没有还击。

没想到的是,两名保安继续追击,将周勇刚贴在围墙上殴打,而后,另一保安也冲过去施暴。

势单力薄的周勇刚,贴上保安抢夺警棍,但未见其还击的明显画面。

随后,商丘市公安局古宋分局民警赶到现场出警,120救护车将伤者拉走。

“保安方围过来就动手,也有保安当场被打倒。”龚能军说,周勇刚在群体打架中受伤,被送往医院治疗。“周的头、背、手臂都有受伤痕迹。”

求助

永川工作组前往河南沟通

群架事件发生当天,汇龙公司向永川区相关部门报告此事。在永川区政府的指示下,永川区总工会与区人社局、司法局以及仙龙镇政府等,组成五人维权工作组。

工作组3月19日到达河南商丘。当天,他们对工人进行安抚,说服大家要冷静、要依法。同时,工作组与汇龙公司协调,让其免费为工人提供伙食。

“无奈中交织着火爆。”工作组组长梁建明说,当时到工地时,工人说起此事,耷拉着脑袋,显得很无奈。同时,要有一点“火星”,火爆脾气一触即发。

3月23日,工作组去商丘市政府大楼,本以为能顺利沟通,可上午9点到门口,一直被拦在传达室,等了超过一个半小时,方才进到政府大门。

当天,商丘市政府副秘书长侯勇召集该市人力社保局、信访局等政府主要负责人召开协调会,但进展并不理想。

直到3月30日,商丘市住建局王局长主持召开由开发商、承建商、劳务公司参加的协调会,才达成处理意见:由承建商、劳务公司尽快完善撤场清算,劳务公司在两天内提供欠薪农民工名册报承建商审核后直发农民工;要求承建商及时筹款,兑现农民工欠薪。工作组得到承建单位付款承诺后于4月3日返回。

进展

承建方首期支付工人800万

然而,工作组也没想到,承建商中建二局再次食言,急得工人又去要说法。

由于没得到确切答复,工人在商丘市住建局一楼大厅打地铺。前后持续约一周。

其间的一天晚上9点多,操本地口音的20多人要强行赶走工人,并将一名工人嘴角打出血。

考虑到工人工资未兑现,又为防止更大规模冲突,工作组再次赶赴商丘。

4月30日,在商丘住建局等单位强力监督下,承建单位中建二局四分公司答应支付部分工资,余下工资9月1日前分期付清。

为达成这一协议,工作组前后共花了25天时间。“这是工作组艰难的一次维权。”梁建明说,到5月5日,首期支付的800万元直付工人,少则拿到上千元,的拿到15万元。

然而,周勇刚并没有拿到自己的工资,因为他被拘捕了。

关注

工人被打入院后又被逮捕

在群殴事件发生后的第11天,周勇刚被当地警方传讯去录口供,随即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工人得知此事后,对立情绪非常重。全体工人向商丘市睢阳区人民检察院提出《立案监督申请书》,检察院提出不构成“寻衅滋事”的监督意见。然而,大家没想到,当地警方又拟以“故意伤害”立案侦查。部分工友听说周被拘留,赶到古宋分局了解情况,并提供了相关视频资料。

现场的汇龙公司王先生说,当时此案负责人黄警官跟他说,名门城一名保安指认周勇刚打人。一直参与维权工作的重庆石松律师事务所刘兴科律师表示,从已掌握的视频上看,首先动手的并不是周勇刚。事发地点在农民工工地,周勇刚并无寻衅滋事或故意伤害的意图。其次,来历不明的保安手持凶器闯到工地打人,就算是周勇刚进行抵抗,也属于正当防卫,且没有防卫过当。

事件追踪

承建商开发商互相推诿

首笔800万元工资支付后,不少工人已离开工地回家,6月14日下午,已回到老家的龚能军告诉,又有工人去找过中建二局四分公司,对方让他们6月15日再去了解情况。之所以又去找对方,龚能军说是因对方又食言了。

看到一份印有承包商及汇龙公司印章的《工程款结算及支付协议》。协议的签订时间为今年的4月22日。其中,中建二局四分公司承诺,6月1日前支付400万元,随后每月1日前支付一笔,直到9月1日前支付完毕。

然而,昨天下午,汇龙公司一负责人告诉,第二笔款他只拿到50万。

“承建商说是开发商没给他们钱。”该负责人说,具体是不是开发商没付款,他也不清楚。然而,另据媒体报道,名门城售楼部一司姓负责人表示,他们并没有拖欠项目建筑方中建二局任何款项,“且还预支给他们一千万工程款。”

不过,昨天联系名门城项目总经理师英新,试图核实是否拖欠款项,但多次拨打对方,一直无人接听。联系中建二局四分公司总经理崔颜波,对方挂断。随后发短信询问,可对方始终未给予答复。( 郭发祥 报道)

(来源:重庆晨报)

延伸阅读

部位养生
现实
手机导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